(鄧飛 香港)

無人會反對本文題目,也就是香港教育應該保持一定程度的國際化。但問題是,甚麼叫做香港教育的國際化?到底是指香港要保持一定數量的國際學校和國際課程(例如近年熱門的IB課程)入讀機會,還是指要把香港本地DSE課程推向國際,提升其國際認受性?

筆者敢打賭,恐怕絕大多數人都會認為是前者,包括教育工作者都是這般認為,卻少有人認為是後者。何以會這樣認為呢?正如當我們提到紐約、倫敦等西方國際化城市時,它們的「國際化」是體現在其各種行業標準在國際上是普遍適用的,例如金融、會計和商務法律標準,可能還包括教育課程。但當提到香港的「國際化」時,卻是指我們跟隨別人標準的程度有多大,而不是我們自身的標準在世界上有多流行。

誠然,至少目前來說,金融商業的行業標準的確仍是以英美西方標準為主導,我們不得不跟隨之。但是,教育課程的標準談不上有甚麼普遍適用的吧?尤其中小學基礎教育的課程。英美的基礎教育課程也未至於如金融商業標準那樣橫掃天下吧,就算從大名鼎鼎的PISA評估排名來看,香港、內地、台灣、新加坡和日本韓國的基礎教育「產出」比英美要好啊。因此,我們沒有必要把教育的國際化一如金融商業行業那樣來定義啊。為甚麼不能提高我們教育的願景,把香港本地課程的國際化程度漸次提升?至少在大灣區和東南亞的區域化水平提升啊,讓香港本地課程不僅僅服務於本地的學生,而且要吸引大灣區和東南亞國家(尤其華人)學生競相就讀和應考,從而刷亮香港課程和教育水平的國際品牌效應。

不要以為這是一件不可能的事。從歷史上看,東南亞國家的華僑子弟曾經長期以中國內地和台灣的課程為教育內容。就算到了新加坡獨立和崛起成為四小龍之後,新加坡承辦了GCE高級程度會考課程,雖然主要服務於本國國民,但是還是對東南亞以至中國內地的學生有相當吸引力。換句話說,要把非英美的課程作區域化,不是做不到的!何況香港課程是中英雙語的,又同時得到內地和海外數以百計大學認可,本身起點並不低。縱使困難多,但首先要立志去這樣做才行!

更何況,在目前這個競爭激烈的環境\xf9堙A真是不進則退。在當下移民潮(包括撤退回內地)和生源下降的情況下,如果甚麼都不做,那麼每年報考DSE的人數就會節節下降,最後這個課程將成為雞肋,食之無肉,棄之有味。同時還會帶來嚴重的教育公平問題:家境優越的學生愈發流向其他國際課程,基層的學生就只能選擇DSE課程。如果大學招生愈來愈傾向國際課程,那麼本地DSE課程別說國際認受性了,連本地認受都會面臨危機。

逆水行舟,不進則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