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兆麟/黃展瑋 香港)

香港的公務員制度運作多年,被譽為世上最廉潔及高質,公務員職位更是不少畢業生的心水「筍工」。根據公務員事務局數據,去年有約一點四萬人申請政務主任職位,年增幅近一成七;申請二級行政主任職位者更多,約有二點一萬人,年增幅約一成一。但近年香港深層次矛盾嚴重,公務員就首當其衝被批評僵化、「離地」,無力帶領香港走出困境。

公務員在選拔及晉陞的過程中,均經過嚴格篩選及考核,特別是擔任政務主任這類高級公務員職位的,不少更是來自名牌大學,成績優異、學術背景良好者的精英,故個人能力毋庸置疑。但近年香港面對的經濟及政治環境急劇變化,包括中國經濟起飛、環球地緣政治變化、新媒體興起等,唯公務員團隊過往接受的訓練著重其對部門的熟悉及行政能力,而非執政或政治定位;香港過往亦未有重視培訓政治人才,如今把困境推卸在公務員身上,是對他們不公。

香港公僕重視程序細節,處事一絲不苟是港英時期留下的優良傳統,亦是順利回歸過渡的根基。歷屆政府問責團隊及高官中,都有不少是公務員團隊出身,亦導致問責團隊仍抱有公務員式的行政思維,缺乏作宏觀規劃的能力,以致不少政策都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待問題出現時才推出補救。

故港府未來應在這方面加強培訓,特別是提高其對國情認識,才能更好把握大灣區發展的機遇,帶領香港經濟轉型。筆者去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就曾於《星島日報》撰文,建議港府與深圳市政府磋商,安排深圳的公務員空缺予香港公務員投考,並可於任職半年內返回原本崗位,以鼓勵公務員嘗試,擴闊其視野。近日港府總算朝這方向踏出重要一步,透露正與內地部門商討加強香港公務員培訓,包括與廣東省市政府簽訂協議,讓兩地公務員互換「掛職」,相信對公務員的事業發展亦大有裨益。

公務員過往的考核、培訓較為著重個人特別是語文方面的能力,但對於國情以至民生事項則有所忽略;公務員在三年試用期間內,除了應到內地單位「掛職」,亦應研究按其工作崗位關聯性,安排於認可的地方服務組織實習,例如是有資格擔任選委的地區撲滅罪行委員會、防火委員會,又或是政黨、智庫組織,待實習表現滿意後才能得獲長期聘用,使公務員可更「貼地」認識社會脈搏,日後成為治港的棟梁之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