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小妮 中國)

廣東省廣州市白雲區教育局近期對外發布「招50名博士做中小學教師」的消息,引起外界關注。

近年,越來越多博士進入中小學從事基礎教育工作。例如,深圳中學前年引進8名博士,去年又引進博士21名,博士後6人;廣東實驗中學去年引入11名博士,今年擬引入10名博士。博士進入中小學從事基礎教育,如出於個人選擇,本無可厚非。但若成為常態,甚至教育主管部門將其作為招聘門檻,則值得商榷。

博士是以學術研究為基礎的,突出的是一個「研」字,離開了學術研究,培養博士的意義將會大打折扣。1917年,蔡元培先生明確提出了「大學者,研究高深學問者也」,一百多年過去了,蔡先生的話至今依然有參考價值。

有的人認為,「為學生做一次有效的開導,比發一篇SCI論文更令人滿足」。這的確讓人看到了對教育的熱愛。然而,可以發SCI,是不是也應宣導呢?破除唯論文導向,不等於不鼓勵發論文,不鼓勵發SCI。大量博士從事中小學教育,實際上是人才配置出了問題,反映出博士培養的初衷與最終結果是不匹配的。

中小學引進博士,並以此證明師資力量雄厚,也是不科學的。姑且不論所招博士是否具備從事中小學教學資格,單單中小學的教學專業技能(例如掌握中小學生心理、口頭表達能力、溝通與交際能力等),就要從頭學起。

唯學歷論,導致的直接後果是將優秀的本科生和碩士排除在外,影響最大的就是受過專業訓練的師範生。脫離實際崗位要求,一味提高學歷要求,會引導整個社會只追逐高學歷,而忽視能力。

這是畸形的用人標準,也是一種學歷歧視,與之前一些用人單位只要985、211學校學生類似。

用人中應扭轉「唯名校」「唯學歷」的導向。中小學招聘不該「迷戀」博士,博士應聘中小學老師也不應成常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