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少文 香港)

深水 有一座山,名為窩仔山或主教山,自從去年底山上的儲水庫因清拆而使其百年容貌公開後,再次引起坊間搜尋隱世古跡的熱潮;如何利用這些古跡,也引起了不少討論。窩仔山一直以來是附近街坊晨運和休憩的地方,奇怪的是窩仔山的周圍不乏公園遊樂場,近的有大坑東遊樂場和花墟公園,遠一點的有石硤尾公園、和當年龍珠街石牆樹所在地的大坑 二號遊樂場等,雖然石牆樹現在幾乎死光了。出現這種情況的原因,大概是因為不同階層和年齡組別對公園有不同的運用方式。

「大媽舞」是否適當的用途,本文姑且不評論,但在很多公園看見長者利用兒童的遊樂設施做各樣伸展運動,而這些公園實際是有為長者而設的健身設施,可以推測康文署提供的設施仍未能滿足一大部分人。提供不合用的設備,自然少人用這些設備;而利用兒童的遊樂設施作非原本設計的用途,也影響了小孩利用這些設備的機會。事實上康文署在設計公園前甚少諮詢市民的意見。筆者參加過兩個公園設計的公眾諮詢活動,一個是赤柱馬坑公園,是由房委會興建和管理的;另一個是東涌河畔公園,將來由渠務署管理。

窩仔山和其上的儲水庫最終會否變為公園還是有其他用途,現時仍是未知之數。環顧現時有古建築在內由康文署管理的公園,例如九龍寨城公園、油麻地配水庫休憩花園、有海壩村舊村屋在內的荃灣德華公園,均不見古跡和康樂部分有何連結。希望透過公眾參與,可以使窩仔山的發展在做好保育之餘,也是和古跡有關,一個街坊可以利用的好地方。

最近另一個有關古跡和公園的地方是馬灣舊村,政府近日和新鴻基達成發展馬灣公園第二期的協議,將會「集中保育、修復和翻新馬灣舊村,以活化再用。」其後有關注團體在馬灣後街近一間村屋的山坡上發現了九龍關石碑。馬灣,或正確點說急水門九龍關的石碑共有四塊,其中一塊連同紀念碑立於舊鄉事委員會旁,也即是說仍未出土的也有兩塊。根據政府的新聞稿,原有的石碑、天后廟以及「梅蔚」石刻,均會被保育;而舊村屋會翻新作藝術村,提供藝術工作室、工作坊、零售及餐飲地方。但不論政府和發展商也沒有公開公園設計和保育方案的細節。為此長春社曾去信新鴻基索取資料,但得不到書面答覆,只有一位公關打電話對筆者說一切未有定案,仍在研究,村屋沒有結構問題的都會保留。

馬灣公園第二期的發展已延誤多年,但發展商連一張像樣的圖則也不願公開,恍如黑箱作業。由於馬灣舊村內有多項文化遺產,村內也不乏大樹,實應好好諮詢公眾如何保育和對未來公園的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