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慧 香港立法會議員)

印度新冠病毒疫情失控。執筆之時,已是連續第六天單日新增確診三十萬宗,當地醫療系統瀕臨癱瘓,內地多處更發現傳播力更強的「多重變異」病毒,專家估計疫情遠遠未達高峰。

疫情來勢洶洶,印度疫情隨時波及周邊國家,導致全球疫情惡化。即使香港已對印度禁飛禁航禁旅遊,但仍須保持高度戒備,必須即時審視及強化「外防輸入,內防擴散」的各條防線,堵塞漏洞。

尤其令筆者擔心的是變種病毒早前走漏,進入香港社區,顯示病毒「入侵」的風險大增,一旦在社區蔓延,更不堪設想。當務之急,除了全力追蹤源頭及緊密接觸者;堵塞隔離酒店防疫措施及流程的「甩漏」;更要嚴肅跟進檢測程序出現的瑕疵,寧緊勿鬆,嚴防再有走漏個案。

當社區出現變種病毒,政府已果斷推出一連串措施,包括通過「熔斷」機制,禁止印度、巴基斯坦及菲律賓的民航客機到港;大規模強制檢測;以及要求海外回港人士接受二十一日檢疫再加七日自我監察。筆者促請特區政府不要忘記即時檢討裝備物資藥物人手及地方,以應付隨時殺到的海外疫情!

面對這場全世界最嚴重的公共衛生危機,仍需要全社會共同努力,積極接種疫苗。

「人類的歷史即是疾病的歷史」。人類長期與病毒作戰,付出的代價相當沉重,而最終戰勝的關鍵,往往就是廣泛接種疫苗。十六世紀開始受人關注的天花病毒,在全球奪走了至少三點五億人的生命,經過科學家兩個世紀的努力,天花疫苗終於面世,再經過長達十多年的全球接種計劃,世界衛生組織終於在一九八○年五月宣布天花病毒已被消滅。與天花一樣,小兒麻痹同樣由病毒引發,在五、六十年代,小兒麻痹在香港十分猖獗,導致多宗死亡個案。隨著口服小兒麻痹症疫苗於一九六三年引入,個案數字急劇下跌,最後一宗香港個案於一九八三年呈報,自此基本上絕跡香港。

至於在八、九十年代肆虐香港的麻疹及風疹(又稱德國麻疹),通過兒童免疫接種計劃,呈報數字亦由最初每年數以千宗,大幅減低至每年少於百宗的低水平。

所以,筆者再次呼籲市民不要再等,盡快接種新冠疫苗,在社區形成免疫屏障,以保護自己、家人、朋友,以至全香港社會。

到目前為止,香港社會距離達到六、七成人士接種以形成群體免疫的目標,仍然十分遙遠。為了提供誘因,鼓勵更多市民早日接種,政府應該盡快與內地,以至其他國家地區商討通關安排,訂明清晰的條件,例如若香港確診數字維持在一個比較低的水平,容許接種兩劑疫苗,並證明已產生病毒抗體的香港居民,前往內地、澳門,或者在大灣區範圍內,可縮短或免於現行的檢疫隔離。

歸根究柢,個人及公共衛生的嚴謹監控才是防疫首要關口,寵物主人及協助照顧的傭人亦需要繼續加勤寵物的清潔消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