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艾俐 台灣)

去年新冠肺炎爆發後,每天電視上似乎只見台灣的衛福部長陳時中,頂多加上行政院長蘇貞昌,總統及其他院長似乎都成了隱形人。對比世界各國,台灣實在與眾不同。

最近我從美國回台,依規定下載「疫止神通」後,卻回訊說不必居家檢疫,系統會再通知,從此沒收到通知。每天早上防疫單位要打來的電話也時有時無,只靠與區公所辦事員用Line聯絡,下班後他任何訊息都不回,真有緊急情況,他們如何得知?

另一方面,台灣亟需的印尼看護及外籍勞工進不來,子女照護父母心力交瘁,工廠接到訂單卻沒人力生產,只能眼看訂單過期。

在台灣基本隔離14天後就可自由活動,比起美國夜晚一片死城好太多。防疫政策固然是重要因素,民眾自動自發戴口罩注意防範實為主因。不過,隨著疫情複雜、疫苗難取得,陳時中和疫情指揮中心似乎越來越左支右絀。前陣子有外籍補教老師從美國赴台,在台灣待了三個多月,確診後卻說是在美國染疫,真是絕無僅有。打疫苗,別國領導人都實況轉播,或安排記者去拍攝,唯獨我們政府高官欲遮還羞,不知何故?

最近陳時中又開始前倨後恭,放寬大陸商務人士赴台,考慮放寬打大陸疫苗的台商回台的限制,對採購大陸疫苗也不一味反對了,買不到疫苗的窘境畢現。世界邁入高風險時代,一艘貨櫃輪船被卡在蘇伊士運河就讓全球跳腳,台灣被世界銀行評為全球地震、颱風、水災最高風險之地,安全危機絕非一個小組可以盡其功。

防疫措施、購買疫苗、振興經濟,都必須各部會通力合作。如今台灣「戰疫」必須更靈活積極,也不能凡事由陳時中說了算,指揮中心必須更透明地揭露訊息,接受監督,才能避免盲目決策留下無窮後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