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汶羽 香港)

近年來的《施政報告》中都提及到一個公共行政上的重要課題──良好管治,而特首更加在二○一八年的《施政報告》中提及良好管治就是履行特區政府執行「一國兩制」、維護《基本法》和捍衛法治等憲制責任的重要基礎,字\xf9埵瘨”頩漸X政府對課題的重視,但實際上又是否如此呢?

以良好管治其中一個特徵──公眾參與為例,特首曾在二○一七年的首份《施政報告》中提出新一屆政府重視公眾參與,與民共議,特別要聆聽相關業界持份者、前線同工和青年人的意見,凝聚社會共識,而具體措施卻就只是推出「青年委員自薦試行計劃」及招聘青年人加入「創新辦」。除土地大辯論等一次性大型諮詢外,往後數年的相關政策發展亦是同出一轍,只屬小修小補,未有進行制度上的「大手術」,進行過翻天覆地的變革。

幾年後今天,眼見特區政府「拖拖拉拉」的抗疫思維以及「朝令夕改」的抗疫措施,不但令各行各業受盡風吹雨打,更反映政府完全不理解民情,令筆者感到世上最遙遠的距離可能就是特區政府與香港市民的距離!所謂的「公眾參與,與民共議」只淪為政治口號。

作為區議員,即是政府眼中的「區佬」,在政策文件中咬文嚼字並非我們的專長,但聆聽意見、凝聚共識、與民共議絕對是我們的生活日常。雖然特區政府的大部分官員都鮮有參與選舉的經驗,但作為市民的公僕,就應該時刻如參選者般面向群眾、回應訴求、爭取民心。

要強化公眾參與,筆者深信官員們反而應該好好向「區佬」學習,應設立\xf9痡`落區、設立街站,直接聽市民意見的機制,而非閒時閱讀一兩份「一層層寫上來的精華報告」、細嚼一兩篇KOL的論點,甚或與一兩位社會賢達促膝長談就認為自己能知天下事。政府應大幅增加民政處諮詢中心,成為各小區的一站式諮詢及求助點,有如實體化的「1823」,並安排官員在諮詢中心中輪流會見市民,直接聽取同解決市民疑難。

最後,要建立真的良好管治,特區政府必須摒棄舊有的思考框框,行走屬於特區的政策道路,不能再單單只靠「抄襲」其他地區的做法。故此,要強化的不止是政策研究,而是政策研究的方式。試想想,官員們不真正「落地」研究政策,由其他地區搬來的政策措施又如何能夠「落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