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冠青 中國)

這兩三年間,在中國各地,報考教師資格證成為不少人的一種「真香」選擇。據統計,2016年,中國各地報考人數合計有260萬;到2019年,數字攀升至900萬;今年估計報考人數更多。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一些教師崗位的意外「爆冷」。

看來熱衷於考「教資」的人,似乎不都是為當老師,而是抱著多種選擇、有備無患的態度,給自己鋪職業「後路」。

哪種資格證受追捧,是社會職業傾向的一種體現。在中國,教師有著較高的社會地位和相對穩定的待遇保障,寒暑假期的獨特優勢,更讓不少年輕人心生嚮往。報考教師資格的人多了,至少說明教師行業更受尊崇了。

但對個人而言,哪\xf9媦鰫僮\xfe\xf9媕翩B隨波逐流考證則未免太過盲目。註冊會計師、律師、人力資源管理師……不少熱衷考證書的人認為,技多不壓身,證書越多,越能給自己帶來奮鬥的充實感和安全感。

然而很多時候,埋頭考證更多是在製造一種「自己很努力」的假像,也是對當下事業瓶頸和困境的逃避。有的人「後路」越鋪越多,對「前路」卻越來越迷茫。

其實,在工作幾年後,人難免會產生職業倦怠感,比如困頓於日復一日的重復性流程,找不到工作的挑戰性和突破口,加班加到「懷疑人生」等。對於這些問題,理想的解決方式不是動輒繞道而行、通過不斷考證來尋求自我安慰,而是直面內心,明確自己的職業規劃。

如果從長遠來看,眼前的瑣碎和困難只是暫時的障礙。如果確定了在某一領域深耕的志向,那麼與其分散精力,消極地儲備「後備」選項,還不如調整情緒,以積極進取的姿態堅定走下去。

而若是經過理性分析,發現自己並不適合當下的「賽道」,就要果斷抉擇,在對其他行業充分了解後,更有針對性地做好轉行準備,而不是多考證、廣撒網。

很多時候,人在對當下職業境況不滿時,常常會不自覺地給其他行業加上一層「美好濾鏡」。比如,在很多熱衷考教師資格證的人看來,老師意味著旱澇保收」、到點下班、不用操心。對一些身處創業公司、隨時會被老闆「連環call」或感覺被工作掏空的人來說,這些無疑很有吸引力。

殊不知很多基層教師都有難以為外人道的辛勞一面,如果只是抱著美好想像,缺乏「傳道受業解惑」的熱情和耐心,即便最終入行,也難以真正做好這份事業,對教育和自我而言都是一種耽誤。

職場生涯中,人最重要的是做到「認識你自己」。與其隨波逐流考證,為自己鋪設可能根本就不會起步的「跑道」,還不如穿過迷霧直面內心,作出更加理性務實的職業規劃和人生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