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清龍 台灣)

今年1月美國總統拜登上任前夕,不少專家曾預言「美台最佳關係」即將結束,民進黨將為其押錯寶付出代價。兩個多月過去了,上述預言不但沒有出現,美台關係還步步升高,而且越來越公開化。

最新例證是美國駐帕勞大使倪約翰,成為斷交43年來首位訪台的美國大使。美台關係不降反升,與美中關係持續惡化有關,但並非唯一因素,更關鍵是美國新的全球戰略。

3月6日拜登發表上任首個國家安全戰略指南,將中國視作唯一有能力結合經濟、外交、軍事與技術能力的競爭對手,欲努力恢復美國的信譽,確保其全球領導地位;美國將與其他國家共同制定新的全球規範和協議,促進利益並反映價值觀。

簡單說,拜登是把外交結盟而非軍事介入,當作解決國家安全問題的首要工具,其政策內涵以民主價值、經濟利益與科技能力為核心。

拜登上任後積極與歐洲盟友修好、賡續印太戰略,舉行「四方安全對話」,與日韓進行2加2會談,正是秉持上述指南推進外交作為。

同時美國還推動「民主科技聯盟」(或稱T10∕T12),要結合西方民主國家組建聯盟,應對中國大陸以舉國之力發展科技及標準,並在全球擴張的態勢。

聯邦參院兩黨議員正制訂「民主科技夥伴關係法」草案,要求在國務院設立跨部門辦公室,負責協調美國與盟友在新興科技合作的夥伴關係,包括量子計算、人工智能、5G和半導體產業研究與制定標準等。

加上拜登預定年底舉行全球民主峰會(又稱D10聯盟),兩相結合不難看出,未來北京將面對一個既維持特朗普政府強硬政策,又與盟友協調聯手封堵中國取得新科技的聯盟。

拜登的宏圖能否實現,其實未必完全樂觀;畢竟經過特朗普4年蹂躪,盟友對美國的信心仍待恢復。

但從這次歐盟呼應美國制裁新疆,進而擱置審議《中歐全面投資協議》,可以看出拜登主義開始發揮作用。台灣的價值因此更凸顯。

在這樣的趨勢下,未來將可看到更多美台關係的實質進展,包括軍事、經濟、科技乃至國際參與的平台建構等。據了解,拜登即將發布關於對台交往的新指南,其中保留了許多特朗普政府末期對美台官方交往規定所作的改變,多數過去對美台外交官互動的限制將取消,使得美國外交官更易與台灣官員接觸。

這未必代表美國有意根本改變台海政策,不會從戰略模糊走向戰略清晰,因為新指南中與主權有關的禁區仍在。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就是美國對台政策將越來越與對中政策脫鉤,成為兩條互有關聯但各自發展的政策軸線。對台灣來說,這其實是較穩當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