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樂滋 中國)

江西九江銀行一份「彩禮貸」宣傳海報顯示:年滿22周歲,連續工作時間不少於一年,情侶一方為行政事業單位正式員工的,可以申請彩禮貸,最高可貸30萬元人民幣,年利率4.9%。

該行客戶經理表示:「貸了款,你可以用來買車,也能用來做彩禮。」「彩禮貸」本質上是消費貸,只是當地銀行企圖在行銷上抖個機靈。這個噱頭受到廣泛批評。有人指出,這樣的行銷「吃相」太醜,是對民間陋習的「煽風點火」,根本不該出現。

彩禮、嫁妝是中式婚姻的傳統習俗。長期以來,有些地方因為觀念落後,會將一定數額的彩禮作為男女締結婚約的物質前提,甚至因此形成攀比風氣,加重了年輕人結婚的經濟負擔。有的邊貧之地還因此出現因婚致貧、因婚返貧現象。

儘管「彩禮貸」只停留於概念宣傳,卻是一種危險的觀念導向,無疑會助長攀比彩禮和借債送彩禮之風。

在今年的「兩會」上,全國政協委員張改平就提交了「遏制農村天價彩禮陋習」的提案。即便銀行金融產品可以滿足不同群體的信貸需求,但將行銷盯準彩禮這樣的「細分領域」,是缺乏社會責任的炒作。

對年輕人喊出「彩禮開銷不用愁,貸出穩穩的幸福」的口號,真的是在體諒關心年輕人嗎?披著善意和祝福外衣的「彩禮貸」,恐怕只是變相迎合社會陋習,企圖推廣貸款產品罷了。

對有些家庭來說,「彩禮貸」的錢或許不會花在彩禮上,但這場充滿噱頭的宣傳,再度翻炒了社會婚姻焦慮,是場蹩腳的藉勢行銷,貌似在幫助人們解決社會「痛點」,實則無底線地迎合天價彩禮的陋習,間接縱容虛榮攀比的不良風氣。

對於此類不良行銷行為,監管部門必須及時制止,並且防止其他銀行模仿,從而為銀行業守正創新,推出便民利民的信貸產品,樹立良好價值導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