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華新 三藩市)

最近,筆者到郵局寄信,發現桌上擺著一張永久紀念郵票,印著一位女性華裔的遺照,她就是吳健雄。

吳健雄,民國元年(1912)生於江蘇省太倉瀏河鎮。她的父親吳仲裔主張男女平等,創辦一間明德女子學校,專門招收女生入學,接受教育。所以,當愛女降生時,特給她取了一個男性的名字,叫健雄。「健」字是吳氏族譜的輩分,傳統族譜只有男性才能用輩分取名,女人是沒有資格的。仲裔打破傳統,女兒也用族譜輩分取名。健雄,就是積健為雄之意。

1923年,健雄小學畢業,考入蘇州第二師範學校讀書。畢業後曾當過兩年小學教師。

1929年,她以優異成績考入南京中央大學數學系,時年17歲,她對人生充滿憧憬,在求知欲的驅使下,她的興趣很廣泛,無意間看到有關Ⅹ光射 ,電子,放射性,相對論的書籍,竟入了迷。

遂從數學系轉到物理系。正是由於這一次轉系,使後來世界上誕生了一位偉大物理學家。

中央大學物理系有一位教授,名叫施士元,是吳健雄的指導老師。

1934年,在施教授的悉心指導下,吳健雄完成了畢業論文《證明布喇格定律》,取得物理學學士學位,並留校任教。

1936年,吳健雄往美國留學,考入柏克萊加州大學。該校物理系有好幾位名教授,如歐內雄特.勞倫斯、塞格瑞、奧本海默等教授,都是物理學界的巨擘。真是名師出高徒,在這些頂尖物理學家的悉心教導下,學業大進。

1938年,吳健雄開始做原子核物理實驗。翌年,在恩師塞格瑞的指導下,從事鈿原子核分裂的研究,這為後來美國製造原子彈的曼哈頓計劃,奠定了牢固的基礎。

1940年,吳健雄獲物理學博士學位。她的博士論文在權威雜誌《物理評論》發表後,一鳴驚人,被史密斯學院聘為講師。

1942年5月30日,她與袁家騮博士結婚。家騮是袁世凱的孫子,袁克文的兒子。袁世凱稱帝,克文是王子,家騮也可世襲為王子,健雄便是王妃。可是,歷史總是捉弄人,吳健雄沒有當王妃,而是走了一條完全不同的人生道路。

吳健雄結婚後,1944年轉到普林斯頓大學任教。同年,她參加曼哈頓原子計劃的研究。

她是參加這計劃的唯一華人,而且是女性,令人刮目相看。曼哈頓原子彈計劃的核心,就是研究原子核的分裂反應。這項核心研究,正是由吳健雄完成的。

1945年,美國在日本廣島投下原子彈,這對日本無疑是毀滅性打擊。加上後來蘇軍攻打東北,日本一敗塗地,終於無條件投降,贏來了人類反法西斯戰爭的勝利。

吳健雄在這次反法西斯戰爭,無疑是立了大功的。她以驚人的科學成就,被尊為「原子彈之母」,「核物理女皇」,「東方居禮夫人」。這三頂桂冠戴在吳健雄的頭上,是一點也不誇大的。

1956年,華人科學家楊振寧和李政道提出「在弱相相互作用中守稱不守\xf9琚v理論,苦於未能得到實驗論證。後來,還是由吳健雄解 了這道難題。後來,楊振寧和李政道聯名取得諾貝爾物理獎,而吳健雄卻沒有列入諾貝爾獎的名單。

後來,1960年,1964年,1965年,吳健雄多少列入諾貝爾獎提名,沒有一次如願以償。

吳健雄雖然沒有獲得諾貝爾獎,卻多次獲得物理學的頂級獎。要者,美國自開國二百餘年,能列入美國紀念郵票的只有愛因斯坦、費米、費曼等幾位科學家,現在,吳健雄也取得這項榮譽,說明在美國人心目中,永遠沒有忘記她。

1997年2月16日,吳健雄病逝,享年85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