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秀峰 香港)

法庭四月一日裁決,包括資深大狀李柱銘在內多名民主派人士非法集結罪成,判刑稍後宣判。人稱「馬丁」的李柱銘搞到被告入罪,恐怕當事人事前都未必有想過,曾經有新晉大狀說入罪是光榮,李馬丁有否覺得罪成是光榮,要當事人心照。

李馬丁這次被判罪成,事發在中央訂立《港區國安法》,法例生效後,他一直表現理性,沒有試圖挑戰法律界線。政圈中人有指他和老友黎智英不同,黎智英一味搞激,不惜以身犯險,李馬丁則較「錫身」,犯法的事基本上都未必想做,因此有人估計,他在街頭運動如火如荼之際去「行街」,是相信政府不會提告,後來形勢急轉直下,結果這些簡單易舉證的罪行,一告就入,就算他法律功力多深都無用。

李馬丁搞政治搞了幾十年,一直都安然無恙,為甚麼這次會出事呢?當中固然有判斷的問題,也有形格勢禁的因素。在社會運動高峰時,激進風氣愈吹愈烈,勇武派走上街投擲燃燒彈,襲擊警察,風險極大,就算是和理非,若然沒有一點表示,又怎能服眾,冒點險出來挑戰一下法例行街,已是最低消費。這種鬥激的循環作用,在不同場景下都出現,正因如此,才會出現議員公然叫人刪電郵被控告妨礙司法的案件。在當時的氛圍下,違法達義成為社會運動的主流價值,行到最後唯有去盡,期望最後可以成功推倒政府,把做過的犯法行為抹掉,這就是去年立法會選舉攬炒拖倒政府的背後邏輯。

然而,這種衝懸崖的做法對香港造成的傷害太過巨大,甚至影響中央在港的主權、治權,北京不能接受,最後只有替特區政府出手,訂立《國安法》,硬生生煞停暴力和違法奪權。政圈中人認為,從這個意義上,不但是特區政府無法靠自身力量去遏止政治乖變,泛民陣營內的溫和理性力量,都一樣無法抵擋激進陣營的拉力,這從李馬丁違法行街到議員涉險為暴力行為提供保護傘可見一斑。

激進陣營在街頭暴力衝擊、違法,在議會選舉則搞攬炒,同時不斷衝擊中央底線,宣揚港獨、自治,這股巨浪最後要由中央付出巨大代價,以立法和改革選舉來平息,清楚劃出政治參與的底線,把違反者全部踢出場,對一些本來願意遵守原則,和平理性的泛民人士,其實是發揮了裁判角色,讓遊戲規則公平一點。

回歸以來,香港的民主運動在激進派逐步把持下變得極端,最後甚至演變成港獨思維,這種路線其實並不是所有泛民人士都支持和贊同,也覺得缺乏出路,但在激進力量把持下,通過民調、初選等手段清除異己,這些人陸續被抹黑,踢走。不知不覺中,很多不抗拒回歸、支持民主的市民,根本變成沒有選擇。

選舉方案公布後,泛民元老的狄志遠估計他們日後可以拿到十多席,外界估計他有意落場。政府正清點有興趣落場的人,有人估計會參與的人可能比估計的多,畢竟大家本來都知道中央的主權和治權不可挑戰,這是參與香港政治的現實,只是有人期望借助外國介入發了春秋大夢,最後被人摑醒。中央現在把香港政治參與的規矩搞清,激進攬炒無得玩,溫和理性的民主派,空間其實會不會反而是多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