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豐 中國)

最近,北京大學向清華大學本科生開放56門通識核心課,含396個名額;清華將向北大學子開放27門優質課程,含299個名額。很多人打趣道,終於不用糾結是上北大還是清華了——這種感歎有點抒情了。至少目前只有幾百名學生能通過這一管道去「隔壁」上課。

而且說到底,即便將來開放程度再大些,也只是北大和清華兩所高校的學生可以因此受益。

互相開放本科課程,不同於一般的旁聽或選修,其核心在於互認學分。在北京各高校之間,學生蹭課現象一直存在。

筆者至今懷念在北師大讀書時,騎自行車去北大蹭課的時光,冒著冬天的嚴寒騎車幾十分鐘,找到教室常常沒了座位,就站在後面,這讓聽課有一種神聖感。受苦本身就是一種儀式,你不會有任何困意,似乎對知識的吸收也更快。

我猜,老師如果知道旁聽的人有外校的,也會有點感動,人們是因為純粹的求知慾才來到這\xf9堙C

這種旁聽的動人之處在於它的「不正規」。學校不會禁止,但也不會給你提供方便。放學了你想去食堂吃飯,因為不是本校學生,沒有飯卡可用,大多數窗口都不接待。

但消息靈通人士會告訴你,某個食堂的某個窗口可以收現金——你總會找到辦法,這也是學校給你留的一點空間。

來自北大、清華之間的「本科課程互認」,當然不是針對旁聽生的開放,而是兩校之間正規、經挑選和審核的選修課。這種「本科課程互認」的基礎其實是學生的高考成績。

能考上北大的學生多半也能考上清華,他的遺憾只是沒法同時讀兩個學校,感受不同的課堂氛圍,「互認」給了部分學生這樣的機會。某種程度上講,它讓北大和清華的錄取機會變得更珍貴,考上一個,有時就等於考上兩個。

這樣講並不是否認這次嘗試的價值。它是有勇氣的一步,也表明中國的大學能夠更開放一點。

至少在技術層面,現在的選課系統、食堂系統都可以優化,為社會提供更多服務。大學的「圍牆」並不是幾個大門之間的物理實體,而是一種思維的局限和束縛。

學校的顧慮可能在於,如果更大範圍放寬選課系統,可能會造成管理混亂。

其實如果選課是基於教師、教室的承載量,公開面向更多高校發放,嚴格預約流程,就能做到有序管理。

事實上,放開部分課程,尤其是通識類選修課,可以讓知識的影響力變得最大化,在全社會形成好學之風,這一點都不會影響學校的收益。

先在北大、清華之間「互認」,這是值得稱讚的一步,但是這一步還不夠,還應該繼續向前邁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