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秀峰 香港)

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宣讀《財政預算案》,雖然事前已有風聲今年不會派錢,但公布出來仍有退薪俸稅、減利得稅和差餉等幾粒糖仔,再加派電子消費券。

在財赤巨大兼持續下,市民都明白好難再苛求,所以外界焦點反而在加稅項目,因為《預算案》公布調高股票印花稅三成,股市曾一度跌過千點,直接受影響的港交所股價曾大跌逾一成,有外資大行趁機唱淡,話措施長遠會影響香港擴大投資者基礎。

股市在《預算案》日大跌,市場人士直覺歸因於加稅,不過,有政經界看得闊一點,就留意到過去幾日美國債息向上,加上內地傳出收水,令南下大陸資金減少。

昨日內地股市下插近兩個百分點,中港相比,可能只是跌多二百點左右,部分業界把跌市主因放在《預算案》,或者與他們不喜歡加印花稅的主觀感覺有關。

加稅不受歡迎自不待言,然而,這次財政司司長陳茂波選擇了加印花稅,有人就認為值得拍掌支持。究竟他為甚麼有這個決定,最好由他自己解答。

不過,聽聞在之前的《預算案》,有次他和人談起如何拓展香港金融中心的連番大計,由於他是財金界出身,娓娓道來巨細無遺,冷不妨有人就問他,香港不少行業都褪色,唯獨金融中心仍然大步發展,有沒有想過金融中心發展帶來的問題?

財爺聽完說願問其詳,座中人說香港現時變成資產中心,樓價高,股市旺,變成資源都集中到這兩個領域,經營成本上升,很多產業都被逼轉移。然而,金融中心主要創造高薪職位,投資銀行家年薪八、九位數字,但離開中環,有多少人受惠?特別是現在股市大陸化和國際化,上市的公司資金主要投資大陸,買賣股票的不是北水就是外資,連本地的財經新聞都萎縮,試問創造到多少就業?

他說,過去內地國企到港上市,受歡迎的公司都做到一人一手,小市民聞風入票,還有點甜頭。現在民企主導,國際機構可以直接拿配額,小市民申請不一定有,肥水流過門口都未必受惠。香港做了股票中心,主要服務不是本地企業,帶來的代價是生活成本上升,只是加劇了貧富懸殊,官員怎樣能令到市民可以從中得益呢?財爺聽後表示同意,但當年《預算案》沒有做甚麼明顯回應。

今次《預算案》加稅,是逼不得已的措施,如何下刀首要是在艱難時期不影響民生。

調高印花稅三成,但實際上只是買十萬元的股票多付三十元,相信完全不影響買賣的決定。

現時很多經紀行為了爭生意,買賣股票不收佣金,他們賺錢的方法就是靠借錢融資,買賣股票成本這樣輕,如今加點稅難道真的會影響經紀生意?代表金融服務界的議員張華峰肉緊地表達不滿,可以說只是代表了業界表達逢加必反的立場,但同時也凸顯了金融界賺得愈多愈好,懶理社會大局的片面。

除了議員,港交所在公布後也出來表示對措施失望但理解。有人覺得這個說法雖較得體但仍然有問題。港交所的獨家經營是政府賦予,港交所去年在疫情下盈利不跌反升,股價暴漲逾倍,高層「肥到著唔到襪」,在財赤巨大下利益稍微受損是否就需要表示失望?香港要發展股票中心除了低稅外,收到天價薪酬的高層不是應該多想方法彌補嗎?港交所高層如果說在艱難時期表示理解,期望日後可以早日調低,不是比直言失望更加合情合理嗎?

由金融界議員以至港交所高層的反應,更加令人產生香港做了股票中心對市民是利大於弊、還是弊大於利的質疑?稅務的作用就是進行財富的再分配,美國為甚麼幾年前發生佔領華爾街,就是因為財團背後的貪得無厭,惹起民憤,財爺今次向金融界開刀,除了可以取得資源紓緩一下市民壓力,同時也表現了為政需要的勇氣和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