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翠珊 香港)

某些斑蝶物種有遷徙習性,並會群集越冬,香港是斑蝶越冬路線上的其中一個城市,每年都會錄得大量斑蝶從北面較寒冷地區飛來渡冬。綠色力量於○九年開始進行越冬斑蝶調查,記錄越冬斑蝶的數目、類型和習性。總結剛過去的冬天,港島深水灣、屯門小冷水、大嶼山的分流和水口四個\xf9痡`調查地點,斑蝶總數逾二千一百隻,是近八年來最高。

除了這些地點外,綠色力量的蝴蝶普查員於去年十二月亦發現兩處地點有大量斑蝶聚集,分別位於大欖郊野公園及港島南部,兩個地點過去均未有任何越冬斑蝶記錄。大欖郊野公園該處錄得越冬斑蝶八百三十八隻;港島南該處則錄得五百五十三隻,數量均較其中三個\xf9痡`調查地點為高。由於調查期間該兩個地點的斑蝶大多靜止不動,而且持續停留數星期之久,故推斷該兩處並非斑蝶短暫停留地點,而是新發現的越冬地點。

事實上我們對越冬斑蝶的了解並不足夠,近十年綠色力量\xf9痡`調查的四個越冬地點,錄得的斑蝶數目均呈大幅波動,以深水灣為例,一四年及一五年的冬季只錄得最低的不足二十隻;一七年冬季錄得逾千隻,最新錄得的一千五百六十六隻則是自調查以來最多。而一二年錄得逾五千隻斑蝶記錄的小冷水,最低時只錄得不足三十隻,而最新錄得一百九十五隻,與高峰期的數量仍有一段距離。

由於小冷水的越冬地點環境並未出現明顯變化,但數量卻較過往為少。我們不知道是否歸究氣候變異,或因近年同屬新界西部的大欖郊野公園種植了大量吸引斑蝶的植物,因而吸引小冷水的斑蝶改往大欖越冬,又或是小冷水與大欖的越冬斑蝶來源本來就不同,大欖的越冬斑蝶群一直存在,只是過往未被記錄,這些都是尚待解開之謎。

調查斑蝶越冬的行為,不但具科研上的意義,亦有經濟上的價值。斑蝶群集越冬的景象壯觀而難忘,如墨西哥帝王斑蝶谷及台灣紫蝶幽谷每年都吸引不少遊客前往。因為疫情的關係,政府近半年來都著力推廣本地遊,當中綠色生態遊受到多方重視。如果香港的越冬斑蝶群數目穩定,以生態旅遊來說具有一定的吸引力。

香港雖是彈丸之地,但在生態上不斷有地域性,甚至全球性的新發現。近年新發現的植物、螢火蟲等不時都在新聞上出現,而香港逾七成土地仍是郊野,當中棲息著各種各樣的物種,亦有美麗動人的自然景觀,具有發展生態旅遊的潛力。科研、生態和經濟以外,郊野地區對市民的身心健康亦同樣重要。因疫情的關係,很多過往市民消遣的地點都被逼關閉,郊野正是少數免費開放的空間可供市民休憩。以這次發現大量斑蝶的大欖郊野公園為例,美麗的蝴蝶、紅葉和「千島湖」景色都治癒不少市民在疫情下緊繃的精神,所以香港的郊野值得我們去保護。

然而大欖郊野公園多年來都有非法佔用土地、林地破壞、山火,乃至政府欲凌駕法例開發建屋的新聞。郊野公園尚且如此,郊野公園邊界外的綠化地帶受到的破壞更是嚴重。這次發現的新越冬地點之一正好處於郊野公園與市區之間極狹小的範圍內,我們不清楚香港尚有多少這樣的生態寶地,而又有多少會受到發展的威脅。

近年土地供應的問題引發多項爭議,有些人認為沒必要為了保護區區一些鳥獸蟲魚而阻礙發展。但如上所述,保育自然環境對科研、生態、經濟及民生都有意義,而且自然環境還為我們淨化空氣和水源。

當每年數以千計的斑蝶都選擇到香港的郊野過冬,恰好印證我們郊野的質素和價值,而且考慮利用棕地建屋和重建舊區樓宇,不是使香港更宜居、更為合理的選擇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