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蕙仙 台灣)

台灣的行政院將在立法院本會期送出組織改造相關法案,其中蔡英文總統念茲在茲、點名要新設的「數字發展部」會是第一波。「數字」兩字很時髦,「發展」則包山包海,但這詞組放在一起成為部會名稱卻顯得滑稽,其定位、能究竟如何令人關切。

被認為是首任部長熱門人選之一的行政院政務委員郭耀煌認為,「數字發展部」要避免將目光和心思「放在單一部會的任務設計上」,可見他也了解成立「部會」的侷限性。

他認為這個新機關的功能類似國發會或國科會,要將眼光放大放遠,全面審酌如何健全台灣整體的數字治理生態,強化其實踐數字創新的能量。

願景固然迷人,但就現實而言,也正說明為何數字發展部不宜一開始即以部會形式成立。

政府組織的數字發展有不同階段的任務,「數字政府」或稱「智能治理」,應是數字發展專責單位的當務之急;而正如同即將走入歷史的「科技部」一樣,「科技」元素存在於政府各個組織部門的運作中,「數字」也是各部會的需求和任務。

數字處處有,實難畢其功於一個「數字發展部」,而應由具跨部會協調功能的單位,來規劃、協助各部會進行數字化或推動數字施政進程。

這也是為何之前民進黨立委蘇巧慧等人提案成立「數字發展委員會」,Google台灣董事總經理簡立峰提議成立「數字轉型辦公室」的理由,因為「部」的運作阻礙較多,「委員會」比較實際可行;如果一開始就成立數字發展部,看似拉高層級,卻可能重蹈科技部的覆轍。

根據行政院的規劃,數字發展部是以「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的既有業務為核心,再整併科技部、科技會報辦公室、行政院資安處、國發會等相關單位的功能成立,主管通訊、傳播產業、網絡基礎建設、資訊通訊安全等業務。而NCC將改制為「通訊傳播監理委員會」。

其實不論如何改組,或各機構的名稱和功能為何,最後大都不免「東廠化」。打著轉型正義旗號的促轉會不就是如此?

近幾年NCC竭力為蔡政府充當言論打手,除不計形象硬拉下中天新聞台之外,沉寂多時的《數字通訊傳播法》捲土重來,可見NCC也積極想將手伸向網絡,連剛被聘為國民黨中評委的資深媒體人趙少康,都立刻遭罰款警告,可見NCC打擊異己、表忠之心有多急切。

隨著行政院的組改,NCC的位階及任務將遭限縮,取而代之的數字發展部管得更寬,從政府數字升級、產業發展到資訊安全,全都歸其所轄,威力恐將更為驚人。

不禁令人憂心:數字東廠要來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