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秀峰 香港)

港澳辦主任夏寶龍二十二日出席港澳研究會的論壇,這是他首度公開亮相,外界自然高度重視,結果沒有令人失望,他一開腔即就香港未來政治生態的走向作出了重要的描述,當中特別是今年就開啟的大型選舉。

夏寶龍在談話中指出,未來要落實「愛國者治港」,這不單是原則問題,還有很具體的規劃,包括要保證中央主導、行政主導,同時提出愛國者的清楚準則。有了這些大方向,政壇高人相信,未來人大常委會和特區政府、立法會將逐步落實,令本地政治生態出現嶄新的環境。

回歸的香港由愛國者管治,並不是中央新提出的原則。一國兩制總工程師、已故領導人鄧小平在九七前已提出,將來的特區要由愛國者管治。只是,何謂愛國者就成為一些巧言善辯的反對派鑽空子的地方,有人就提出愛國不等如愛黨等各種似是而非的論調。

在回歸初期,中央對這些在灰色地帶游走的言論採取容忍態度。然而,隨著時間推演,反對派的有心人不斷偷換概念,愈走愈遠,在佔領運動爆發後,已露出顏色革命的苗頭,有兩制而無一國,年輕一代對國家的認同和歸宿感逐漸蕩然無存,港獨思想萌芽,但不少人仍然認為這只是小問題,不理不說就會消弭於無形。

二○一九年爆發的反修例運動,充分暴露香港潛藏的問題,立法會議員公然到外國串連,要求美國政府立法干預香港事務,社會上吹起違法衝擊管治的浪潮,黑暴佔領交通要道,癱瘓經濟,提出「三罷」。同一時間,反對派倡議通過奪取立法會過半數議席,進而狙擊特首,以攬炒達到推翻管治。

面對亂局,中央毅然出手,定立《港區國安法》,逐步恢復香港的秩序。高人說,可以想像如果沒有中央的強大後盾,特區政府極有可能早就變天,香港極有可能變成顛覆中央的基地,這也是部分人士夠膽宣之於口,追求的所謂「支爆」效果。

中央一早定下愛國者治港的原則,《基本法》同時留有平定顛覆動亂的法理依據,反港反中央的力量在緊要關頭被煞停。然而,香港社會已受付出嚴重代價,年輕人成為了反對派犧牲的棋子,這種折騰對香港實在是可一不可再,無法再承受亂局。夏寶龍在提出愛國者標準時,明確提到要求治港者要全力維護發展利益,可見中央不單關心香港的政治,同時關心香港的經濟、民生。

回歸以來,中央一直推動香港的政治參與,上屆政府提出的政改方案,容許香港有序進行全面普選,然而,反對派堅拒「袋住先」,證實了這些人根本不以民主參與作為目標,有普選就會滿足,而是要奪取香港的管治權,從而威脅中國的安全。

高人指出,二○一九年這場變相的顏色革命失敗了,從反對派不惜令香港喪失最惠國待遇,藉攬炒以達至政治目的,說明了只有由愛國者治港,才能確保香港的安定繁榮,普羅市民的民生福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