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麗婕 中國)

針對農村大齡男青年結婚難的問題,有專家建議:對農村「剩男」進行技能培訓,輸出到城市「剩女」集中的行業和地區,或者牽頭組織跨區域「鵲橋相會」,使農村「剩男」能娶上城市「剩女」。

中國的單身成人超過2.4億,其中超過5800萬人選擇獨身生活。現實中的「剩男」、「剩女」雖多,但專家的上述建議並不現實,還是別亂點「鴛鴦譜」的好。

農村「剩男」現象由多方面因素造成,不能單純認為縮小城鄉差距就可解決。表面看,農村男性找不到合適結婚對象,與農村高額彩禮有一定聯繫,十幾萬甚至幾十萬的禮金,成了他們結婚路上的絆腳石。但如果仔細探究會發現,其本質上還是男性與男性競爭的結果。

更深層次來看,目前中國的社會結構為紡錐形,農村男性所在的社會階層選項有限。對想通過結婚實現階層跨越的女性來說,不是最優選擇。除此之外,農村男性不僅在社會階層中處於劣勢地位,人生經歷和知識儲備都較匱乏,這也是其致命傷之一。

城市中的「剩女」現象一方面是基於個人選擇的結果——她們通常有較高的教育水準、社會地位和經濟收入,在社會地位的提升和自我意識的覺醒下,對待婚姻多半不願將就,且能在自食其力的前提下享受高品質的單身生活;另一方面則是由於沒遇到合適的結婚對象。

如果按此專家的建議,通過發展農村產業經濟,縮小城鄉差距,讓城市女青年不把農村視為畏途,是行不通的。

根據擇偶梯度理論來看,婚戀場中男性擇偶偏好向「下」尋找,願意選擇收入、學歷、身高等各方面低於自己的女性,女性則相反。

農村「剩男」和城市「剩女」三觀不同,且不說城市「剩女」是否接受農村「剩男」,很多農村「剩男」難理解城市「剩女」的消費觀,這會直接引發矛盾,不利於家庭和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