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江亭 香港)

大部分市民回歸前對政治不感興趣,亦沒有機會參與,生活都集中在經濟活動上,公餘持續進修,增強競爭力。

娛樂方面,當時香港電影、電視劇及歌曲是一種香港文化,影響內地、東南亞及華人世界,發展非常蓬勃,香港極具特色及吸引力,市民在拼搏節奏中自信地生活。

英國退出香港前,一改過去殖民地統治者的身分及立場,立刻推行各級選舉制度,允許市民參政,鼓勵民主,強調自由。

中國當年改革開放不久,無意參與香港政府運作,而且在經濟、金融及企業運作方面的經驗未成熟,為照顧香港市民感受,放手給香港人自行管理特區,強調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繁榮穩定,五十年不變,安撫人心,更通俗生活化地表態:「馬照跑,舞照跳」,照顧社會各界別、各階層的生活習慣,使市民可以安心在這個東方之珠、購物天堂,繼續生活下去。

隨內地經濟發展,香港近水樓台,中央特別照顧,政策傾斜,把香港資本市場,旅遊消費拉動起來。大家都覺得香港是一個人間天堂,極適宜居住的城市。

與此同時,過去糖衣炸彈式的地雷,開始倒數地引爆,政府保持高地價政策,集中照顧小部分大企業及家族,市場被壟斷化,寡頭企業佔據市場大部分份額,造成貧富嚴重懸殊,年輕一代上樓無望,生活壓力不斷增加,教育系統官僚,引入荼毒人心的通識科,內容嚴重偏頗,教導學生歧視祖國,甚至有叛國思想,政府傳媒利用公帑,傳播亂港反中思想,抹黑及攻擊政府官員及領導人,宣傳港獨及反革命思維,引發一四年的佔中及一九年的黑暴。

更甚之,控制疫情政策方面,官員、醫療專家及醫護人員更各有各說,前言不搭後語,施政中出現對立性及泛政治化,不同政治立場引致紛爭不斷,政策實施效率下降。但是,政府高層又經常叫市民不要對政府施政作政治化討論,這個到底是甚麼原因?市民對「政治」又怎麼理解?

政治是由各種團體進行集體決策的一個過程,也是各種團體或個人為了各自的領域所結成的特定關係及利益,對於社會群體的統治。社會學家也用來指涉包括各種利益機構、學校、宗教機構在內的相互之間的關係。

從人類社會學來講,政治是人類社會中存在的一種非常重要的社會現象,它影響到人類生活的各個方面。而且政治內涵的本身也在不斷變化,因此對政治的闡釋也充滿了爭議,始終沒有一個公認確切的定義。

簡而言之,市民追求安居樂業,財富相對均衡分配,這個需要有能力及擔當的領袖,減少社會爭論,提高施政效率,促進經濟發展。政治其實是政府運用政策,推動措施去平衡市民的利益,從而治理日常生活的措施。治國如治水,市民如水,水能載舟,亦能覆舟,所以水要疏導,亦要平衡,否則暗湧處處,在外國勢力的敵意挑撥離間,內外勾結,即出現海嘯式的衝擊。

所以,我們要面對政治,學習政治,了解政治,政治就是生活,當明白之後,就可以放下成見,市民繼續集中大部分精神及精力去提高競爭力,發展經濟,並且懂得忠於國家及愛護香港特區,重建一個合適自己居住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