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欣紅 中國)

浙江嘉興多所學校變相強制學生購買指定品牌的平板電腦,違規收取教輔軟件服務費,以是否購買平板電腦為依據分班;該市2.2萬餘名初中生參加「平板教學」,以人均支付費用5000元估算,花費超過1億元,其中平板電腦硬件花費近7000萬元。

事情曝光後,嘉興有關方面對照問題逐項剖析整改,共清退平板電腦費用等7134.53萬元,實現了應退盡退。此事暫告一段落,但反思不能就此停息。

在「互聯網+」時代,教育資訊化建設是大勢所趨,令人遺憾的是,近年各地屢屢曝出學校強制或變相強制學生購買平板電腦的事,成為其中的不和諧音。

數字化教學資源進校園,採購要合乎規範,不能以「自願」為名行強制之實。而學校是否真的需要進行「平板教學」,本身也值得商榷。

教育資訊化建設是一種趨勢,並不意味著要放棄原則跟隨。互聯網技術的運用,必須定位於輔佐服務教學的角色,因地因時因人而易。真正有助教學的,應該盡可能緊跟潮流,否則便應斟酌執行。當年多媒體教學令人目不暇接,喧賓奪主,但後來,它還是回歸到了輔助教學的本位,教師可以根據教學實際需要選擇用或不用。

同樣道理,現在推進「平板教學」並非必須。平板電腦很大程度上只是起了取代課本和板書的作用,如果需要向學生呈現相關圖片和視頻,原有的多媒體輔助教學也已足夠。更何況,讓學生盡可能減少接觸電子產品,是保護學生視力的一項重要原則。

數字化教學資源進校園,制度不能缺位。首先是嚴格審批前置管理,未經教育局批准,任何學校不得擅自開設,同時合理控制開設規模,嚴格開設年級;嚴禁讓服務供應商進校進行任何形式的宣傳,嚴禁泄露學生資訊。

另外,教研部門要加強對平板教學的研究,建立健全平板教學制度,盡量揚長避短,讓平板教學科學適宜、切實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