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麗莎 中國)

在距離特朗普政府下台只剩不到兩星期,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於美東時間1月9日,通過國務院網站宣布解除美官員對台灣交流的所有「自我設限」。此舉被許多人視為美台外交關係一大躍進,但美台關係真的可以因此「正常化」了嗎?

首先,所謂「美國官員對台交流的自我設限」到底是甚麼內容,其實是很模糊、很有解釋空間的概念。就像「九二共識」是沒有共識的共識,「美台交流規範」也等於是沒有規範的規範。其實美國各級官員在處理台灣問題時,本來就會依不同議題和時空環境作出因應。誠如蓬佩奧在國務院聲明所述,這些交流準則是美方在過去數十年來,基於不想讓北京不開心的理由,逐漸發展出來的一些行為規範。比如美國官員在處理台灣問題要用甚麼方式、稱呼台灣時不能說是台灣一個國家、哪種層級的官員才能訪台、訪台時要以怎樣的身分、可以談論怎樣的話題等等。更有甚者,連雙橡園\xf9堶扈鄐ㄞ鄐氻今堨蟆磢滌篝X,都算在交流規範\xf9堶情C

簡言之,就是基於美中建交三公報中的「一中」原則,任何可能挑動北京敏感神經的事,通通算在規範內。現在美中關係如此緊張,蓬佩奧雖叫美官員不必忌諱、對台交流不必理會以往的規矩,底下真能照做嗎?

再過幾天,美國總統就要換人做了。大家都知道,拜登政府對待中國的態度和特朗普政府相比絕對溫和得多。雖然美國在特朗普與中國開始進行貿易戰,並翻出美中過去十多年來,在各領域包括國防、科技、經濟等戰略層面的競爭越來越激烈的現實情況,所以美中關係要回到像特朗普上任前那樣相安無事,也已經不可能了,但依照民主黨一貫的重內政輕外交、仰仗國際合作解決紛爭的自由主義意識形態,拜登政府也絕對不想像特朗普團隊那樣跟中國硬碰硬。

在蓬佩奧發表了要取消美台交流自設限制的聲明後,拜登陣營的官員就向媒體表示,拜登在競選時就已清楚表明,將會遵循他在任職參議員時投票贊成的《台灣關係法》,落實「一個中國」的承諾。

拜登就任後也將繼續支持和平解決兩岸議題,且美國對台必須維持堅定、有原則且跨黨派的支持。拜登團隊對美台關係的態度,在這回應中已表現得非常明白。

馬上就要隨特朗普政府一同卸任的蓬佩奧,在這個時間點拋出這個聲明,究竟真能替美台關係及台灣的外交空間帶來實質改變,還是貫徹特朗普政府的反中意識形態,讓拜登接任後多一個燙手山芋?美台關係日後要怎麼走,恐怕還是要看拜登上任後新國務卿的態度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