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秀峰 香港)

美國總統特朗普政府在下台前發動最後的瘋狂,除了發動鐵粉包圍國會搞出一鑊泡,同時宣布撤銷對台的所有外交限制,令兩岸局勢隨時擦槍走火。從港人貼身利益看,最關心是美國財政部限制美資買入三大中資電訊股,甚至連騰訊、阿里巴巴都納入打擊範圍,若然戰火燒到金融領域,香港就真係「錢途似咁」。

特朗普在卸任前一意為接任的拜登政府埋地雷,不斷施放各種罔顧後果的辣招。金融上,財政部以和解放軍有關係為由,列出一張買股黑名單,限制美資持有,同時限制程度不斷升級。在限制下涉及的在港中資國企股股價不斷大插,當中龍頭電訊股中移動上周五一度插穿四十元,見了十幾年新低,股息率高達八厘,老股民慨歎股價我見猶憐,北水就瘋狂湧入吸納。由於財政部狠施辣手,本地的盈富基金十一日宣布把受限制的中資股,剔出本來的投資名單。由於盈富是當年政府打大鱷退市時成立,現時有不少港人持有,此舉惹起質疑,有學者指盈富的投資準則是按\xf9琤肏\xfc數作為標準,現在\xf9瓻\xfc服務公司未動手,盈富管理公司就出招,有可能違反信託協議。

由今次行動,政經界熱議盈富基金的投資經理或信託人有沒有違反協議?以至\xf9瓻\xfc服務公司會否步其後塵,把受制裁國企踢走呢?與對盈富有深入認識的財金高人談起,他坦言盈富基金的信託人或投資經理的做法可以理解,但不是沒有風險。可以理解是盈富基金現在的管理公司道富是美資,受美國財政部直接左右,所以有理無理都先遵從了禁令再算。

至於風險至少有兩個,一個是被基金持有人控告違反信託。雖然禁令是美國政府提出,道富可以不可抗力作為辯護理由,不過如果官司在香港打,不能保證道富必定勝訴。最重要是未來這些股份表現,因為如果被限公司跑輸大市,基金持有人沒有損失,告起來就沒有甚麼可賠,也未必有官司。另一個風險,是現時由外匯基金委任盈富基金的管治委員會,委員會委託道富公司去管理盈富基金,如果政府不滿意道富的做法,日後會不會換管理人呢?

盈富踢走受限國企股有風險,財金高人坦言管理人不是 仔,估計已預計有可能招致後果,但作為美資政府的拳頭最硬,所以只能硬啃。至於\xf9瓻\xfc服務公司是否都會踢走這幾隻國企呢?在現階段處境和美資的道富不同。

首先,道富是基金經理,有買賣工作,所以直接涉及禁令,\xf9瓻\xfc服務公司不是美資,而且只負責編制指數,編制指數有其準則,指令沒有要求不能把受限國企納入成分股。現時,負責編制摩根士丹利國際指數的公司,以至富時指數公司都已經決定把這些國企剔除,主要是從政治上表忠,同時也從指數的使用上著眼,因為如果美資基金不能買這些股票,指數把他們納入,就會影響美資的使用,甚至有一定的法律風險。相對而言,\xf9瓻\xfc服務公司如果不納入美資受限的考慮去編訂指數,長遠會影響認受性,但短期即時受損有限,仍有謀定後動的條件。

特朗普政府最近連串瘋狂行動,已經超越了國際秩序運作的常規,甚至連眾議院議長佩洛西都與軍方聯繫,表明對總統調動軍方的指令有戒心,可見跟車太貼未必有好處。對於這種偏激的埋雷行動,即將上場的拜登政府看在眼\xf9堙A未必會全面接受。可以估計,如果未來民主黨繼續強打硬砌的暴烈作風,中美把戰線燃向金融,香港無可避免必然受害,屆時就要考慮站到那一邊,但在局勢未明朗前,按兵觀望反而可以避免日後有可能吃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