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項向榮 中國)

浙江杭州前幾日通報了一例境外輸入復陽的新冠病毒無症狀感染者。西湖區某醫院感染科醫生將相關流調報告轉發至微信群,致感染者的身分資訊、聯繫電話在互聯網上大面積擴散。因涉嫌侵犯他人隱私,醫生被行政拘留五日。

無論何時,保護個人隱私都是一項行為準則,在疫情防控中也是如此。

在網絡時代,個人資訊泄露,可能會帶來嚴重後果。尤其是新冠病毒感染者,若電話身分等資訊被曝光,則可能面臨網絡暴力,其生活會受到巨大干擾。

據報道,天津一位無症狀感染者的密切接觸者,在個人資訊、家人資訊、行動軌跡被泄露在社交網後「電話被打爆」。她在隔離醫院度日如年,精神幾度崩潰。

在疫情防控中,流行病學調查是十分重要的環節,有助於在最短時間內最大程度控制疫情的二次傳播。中國的《傳染病防治法》、《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條例》都規定,醫療機構、衛生行政部門等特定機構,可以向傳染病患者收集資訊,但不得泄露個人隱私,收集個人資訊要堅持最小範圍原則。

有流調專業人士指出,發布新冠確診患者的個人資訊,主要包括年齡、性別、職業、與既往病例關係、患病情況、部分行動軌跡、密接者數量等,目的是及時向公眾披露感染來源,提醒相關人員提高警惕、主動檢測。而患者真實姓名、身分證號、手機號碼等一定不能公布,詳細住址一般也不會公開。

無論泄露感染者個人資訊的人出於甚麼心理,是故意還是無意,其行為都會造成不良後果。

一則,侵犯公民個人隱私,涉嫌違法;二則,非但無助於防疫工作,反而會帶來極大干擾。試想,一名患者在和疾病作戰的同時,還要面臨來自很多網友的質問甚至嘲諷,身心無疑會受到不利影響。

有了這樣的「前車之鑑」,以後再有確診者被官方詢問軌跡行程,還敢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嗎?如果流行病學調查無法清晰掌握確診者的行程軌跡,還有甚麼調查的必要?後續密接者又靠甚麼來排查?所以說,泄密者的做法,其實是在給抗疫工作製造障礙。

因此,在防疫過程中,必須加強對內部工作人員保密意識和法律意識的教育,對泄露隱私者及時處理。

此外,還要讓更多的人認識到,泄露、傳播患者隱私的行為毫無必要,無論甚麼原因,都不是曝光任何個人資訊的理由,正如中央電視台新聞主持人海霞在評論時所說的,「我們的敵人是病毒,不是感染病毒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