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達倫 加州眾議員)

數千名特朗普支持者,無知且在白人至上主義作祟下,6日湧入國會,製造暴動。然而如無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那位叛逆惡棍鼓動下,類似這種搶劫、致命性暴力不會發生。

特朗普總統即是暴民背後的邪惡操偶師。從現在起,直到元月20日新總統就職日那天,特朗普繼續留在辦公室的每一秒鐘,都將會對我們的民主形成嚴重威脅。

特朗普在其總統任內,特別在2020總統大選之後,屢次拒絕尊重我們民主的基本原則:和平轉移政權。這次總統選舉過程自由且公正,特朗普對選舉結果所提60多宗法律訴訟案全遭駁回。然仍拒絕接受事實,坐視6日暴力破壞事件發生,讓國會議員與其幕僚助理身處危境,拒絕提供安全措施。在其社交媒體帳戶遭無限期封鎖前,特朗普發布錄影,稱他愛這群暴民。不久之前,他曾強調暴民必須面臨至少10年徒刑。

特朗普說:「我們愛你們,你們非常特別。」

參與6日華府暴動群眾絕大多數是白人,執法人員對他們的待遇,與過去四年間對付有色族裔社群和平示威截然不同,其不公平性所產生的對比強烈無比。

去年六月,特朗普為了製造媒體曝光機會,下令警察對和平示威群眾發射催淚彈。去年夏天數百萬民眾走上街頭,呼籲種族正義,然在特朗普策動下,警方使用橡皮彈與各種彈藥武力掃蕩群眾。2019年10月最高法院前一場和平示威中,100名以上LGBTQ活躍人士遭捕,受傷醫護人員被拖出國會廳堂。然6日暴民入侵國會恐怖事件中,只有52人被捕。

6日意圖政變事件,特權待遇、白人至上、蔑視法治,種種悖理現象全盤展示,全都在一個假強人指引下造成。這個假強人以為操作權力最有效方式,就是使用他笨拙的拇指與智慧手機。

事件發生,此乃美國歷史最黑暗的日子之一,特朗普不是唯一必須對事件負責官員。共和黨國會成員過去不斷重複特朗普謊言,廣為傳播假消息,散佈互不信任的種子。6日暴動事件造成五人死亡,包括一名國會警官,任何一位支持特朗普有關選舉叛國性宣稱者,手中都染有血跡。

任何共和黨員,如榮譽感尚存,必須結合民主黨與全國各地領導,共同呼籲副總統彭斯與(或)總統內閣,動用第25條修正案。如無法動用第25條修正案,眾議院必須推出新罷免條款。6日恐怖事件是否是這個失敗政權的最低層次,對此我們無法等待證明。

可是這並非只是一個譴責的時刻。

目睹6日事件深感恐怖民眾必須採取行動。亞太裔在民主過程中舉足輕重。亞太裔投入選戰是2020年總統選舉,也是喬治亞州參議員選戰轉捩點。根據紐約時報,亞裔乃為美國合格選民人數成長最快的族群,投票資料顯示,2020年總統選舉亞裔投票數,大約為過去總統選舉的兩倍。我們選票所形成的衝擊,讓民選官員無法再將亞裔影響力,當為政治運作中的次要問題。

然而權力帶來責任(即使一張選票所代表的權力看似輕微)。我們社會太多人認為美國生活方式能自行生存,因此放鬆心情,感到舒適。

事實上民主是脆弱的,進步是漸進發展的。漠不關心公民義務結果,將會造成無可彌補的傷害,特別某政黨為了權力與個人利益而追求權力。這些公民義務包括投票、積極參與社區、揪出並矯正種族主義與錯誤訊息等。

這次事件留給我最深印象之一,就是暴動過後,新澤西聯邦眾議員Andy Kim午夜時分在國會拾撿垃圾的情景。雖然他無需這麼做,可是Andy Kim說感覺到個人責任感敦促著他,於是把議會內垃圾拾撿起來。我希冀亞太裔社區能扮演同樣角色,協助清掃這場混亂。

所有美國人都應該記取這次歷史黑暗時刻,將教訓轉為動能,追尋改善目標。我們必須修補過去四年造成的傷害。與你們的聯邦、州府、地方民選官員聯繫,了解他們的情況,同時要求他們繼續改善保護我們的民主,並對此負起責任

如果我們能在過去一周學到任何教訓,那就是民主並非為我們所設定的保證,而是我們必須彼此建立的承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