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佩真 台灣)

在美中科技戰與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延燒未歇的情勢下,全球第四大半導體供應國日本,也警惕到半導體在地化完整供應鏈建立之重要性。2020年日本在全球半導體的市佔率僅有9.1%,低於美國的42.9%、台灣的19.7%、韓國的15.9%。

日本半導體企業型態多集中於IDM廠,比重達91.5%,其他則為Fabless的5.5%、半導體封裝及測試的3.0%。日本去年下半年就開始積極邀請台積電赴日本設晶圓廠。台積電經綜合考量,未來有機會在日本設置半導體封裝及測試廠,成為去年5月宣布赴美國亞利桑那州設置12吋廠之後,另一全球化規劃。

台積電成為地緣策略家的必爭之地,美日皆期望藉由台積電在先進製程或高階封測的優勢,架構當地半導體供應鏈的競爭力,同時希望成為美日制衡中國發展策略的一環。

從台積電的角度來看,公司未能在日本仿照赴美國設置晶圓廠的模式,主要在於美國是台積電第一大客戶,比重高達60%,日本客戶佔比僅5%。不過台日科技合作仍相當重要,畢竟台灣半導體設備及材料的自給率不高,需仰賴美國、日本、荷蘭進口。

基於這些原因,台積電仍有必要與日本維持友好關係;而台積電選擇赴日本設置半導體封測廠,且鎖定先進封裝,不但不會承擔比設置晶圓廠更重的財務負擔,且先進封裝亦可與日本設備、材料商就地供應合作,整體布局利多於弊。

綜言之,對台積電全球布局來說,台灣依舊是先進製程、高階封測的重鎮,南科將是5納米、4納米、3納米的生產基地,周邊更有ASML在南科設置EUV技術培訓中心,斥資4.7億元每年訓練360名工程師。

默克、三菱化學、英特格等亦宣布在台擴產,並就近支援台積電;中科是台積電7納米、6納米量產主要地區,而新竹寶山將成為2024年2納米製程的生產地,旁邊設有可容納8000名研發人員的貝爾實驗室,來進行下一世代半導體技術的研究。

海外布局方面,台積電現階段除了在中國大陸設有上海松江廠的8吋廠、南京的12吋廠外,美國亦有華盛頓州的8吋廠,以及2024年即將量產5納米的亞利桑那州之12吋廠,未來若再延伸至日本設置半導體封測廠,更能強化全球化的布局,並鞏固當地的客戶群。

台積電對台灣半導體乃至整體經濟發展都舉足輕重,更是台灣在國際經貿角力重要的談判籌碼。然而中長期來說,若半導體業能有群體式發展,或多元成長來源,則可避免台積電獨大之下,半導體產業結構過於集中的問題,而如此方能使行業整體發展更完整健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