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鴻興)

在十月二十九日公布的《中共中央關於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下稱《建議》),「十四五」將是中國從小康社會向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邁進的關鍵過渡時期。十四五規劃制定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用五大發展理念,亦有機會為物流、基建、互聯網、科技、高端工業行業帶來政策支持,「十四五」將使用其他能夠全面衡量經濟增長品質的考核指標代替GDP增速。

在接近一年持續的疫情環境下,逼使香港的大部分零售商和供應商,轉型為直播跨境電商業務,瞄向內地的龐大市場,從而傳統物流業轉型現代化跨境物流亦大增。物流業,以往被社會視為促進貿易進出口的一個現代服務業,但隨著全球的物流供應鏈複雜化,跨境電商提高消費者對送貨速度的要求,物流業在這十年間巳漸漸形成產業。內地很多具規模的物流企業,已形成創新科技型物流企業。

香港現時物流業以物流2.0及小部分3.0為市埸主導,物流2.0的物流服務型態是以3PL(協力廠商物流為主),物流3.0的物流服務型態是以4PL(第四方物流為主,主題是供應鏈效益化)。如要把握內地乃至發達國家工業4.0的產業發展商機,香港必須要發展智慧物流,即是物流4.0(可跨越企業界線進行價值整合提升,包含技術流、商流、物流、資訊流)。

智慧物流包含各種物流科技管理,大數據、人工智能、區塊鏈等各個新科技,香港有國際科研的人才薈粹,亦有大學的科研設備和研發中心,不缺物流創新科技,唯獨欠智慧物流接班人才,智慧物流的發展需要能熟識現代資訊技術,對物流運作亦有基本掌握和有創新意識的複合型人才。這周我在特區政府物流發展局所探討的,正是如何支持各大學培養更多現代物流人才,通過政產學研結合的方式,搭建更多創新開放的人才培育平台,為智慧物流發展提供源源不斷的高素質人才。

「安全」對於「發展」的重要性著重進一步提升。「安全」的範疇也在不斷拓展,產業鏈和物流供應鏈安全是重中之重大事,現時全球疫情未穩定,各國有管制人流和貨流進出口的措施,全球物流供應鏈面臨重新朔造,建成區域性供應鏈,香港的自由貿易口岸優勢,可為內地的供應鏈安全打出通道,形成外循環樞紐。

相信在今月的《施政報告》,也會重點提及香港航空樞紐,在「粵港澳大灣區」內各機埸協調發展戰略,如何調整優化區域物流布局,促進內外雙循環,發揮香港航空物流優勢。香港物流業真的要把握這次百年難得的機遇,迎上國家高速發展的列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