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紫依 中國)

雲南昭通威信縣發布文明養犬、禁止遛狗的通告,禁止民眾在縣城城區遛狗,否則首次發現對狗主人給予警告;第二次則按「城市管理條例」處50元以上200元以下罰款;第三次聯繫警方捕殺。

這則通告引發網友不滿,認為是變相禁止養狗。有人更直批判此做法「一刀切,是典型的懶政怠政。」

不可否認,近幾年,中國各地遛狗亂象很普遍,威信縣發此通告,想必當地的遛狗亂象也很嚴重。但宣導文明養狗,就意味著要禁止遛狗嗎?

「狗不教,人之過」,遛狗亂象問題,歸根到底出在主人身上。若每個遛狗的人士都認真給狗戴上牽引繩,隨時清理好排泄物,又怎會出現其他民眾的積怨呢?這也說明,政府應想辦法提高部分養狗人的文明素養,而不是簡單粗暴地禁止遛狗。

狗患不可怕,一刀切式治理狗患的「副作用」才真正可怕。一方面,對於養狗的家庭來講,該政策一出,便意味著一旦想遛狗就需要到城區外方可,先不說交通費用問題,單是時間成本就有很多人承受不了。而狗的生活習性又決定了其需要較大的活動空間,一旦長期困於一室,性格不但會變得暴躁,甚至可能因抑鬱導致死亡。

政府確實被賦予了一定的權力以滿足多數人的利益,但這種權力絕不意味著在解決問題時可以亂作為、瞎作為。作為「萬物之靈長」,我們在處理問題時應當採取動態調整的舉措,辦理方案更加的精細化,有人情味。

現代文明社會的標誌,蘊含在對待每一個生物的態度\xf9堙A也體現在一點一滴的細節中。遇到事情仔細忖量,不拍腦袋做決策,是每個地方性政府都需要學會的一門課。

讓無辜的狗去承擔人之過,這樣的通告措施不僅不近人情,執行起來更面臨很大難度,最終的結果也會是熱鬧一陣之後而不得不廢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