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妍 中國)

近日,一條「老闆允許員工自願降薪」的新聞引起熱議。據了解,該操作為某公司內部的「服從性」測試,測試員工忠誠度,由來已久。

某種程度上,「自願降薪」這說法是在鑽法律的空子。勞動法和勞動合同法賦予公司設置績效考核及薪酬自主權,以其經營效益為參考。如公司虧空,鼓勵員工自願降薪情有可原。問題是此公司效益良好,卻要求員工薪資不升反降,十分可疑。

公司害怕引發爭議,於是索性鼓勵員工「自願」降薪,降的還是不屬於固定工資的獎金部分。這招把公司責任摘得乾乾淨淨,名正言順地實現了公司利益最大化。降薪的選擇權看似在勞動者手\xf9堙A整個過程也不違法,但這種做法多少帶有脅迫意味,實難服眾。

忠誠,本該是員工自發形成的態度,卻被企業作為對員工的「要求」,本末倒置了。忠誠度來源於何處?優秀的企業一般擁有更多高忠誠度的員工,忠誠度可看成是企業內部的向心力和凝聚力的擴展,而這和企業實力、管理制度、領導個人魅力等因素密切相關。

正如當事員工所言,「自願降薪」更像是「釣魚」,是老闆希望用完全信任他的人。企業向員工要求「忠誠」,甚至將這作為企業文化的一部分,本身就很可笑。畢竟作為一種觀念,忠誠無法被量化,用某項測試結果來判定也並不妥;況且事件中的企業要的也不是甚麼「忠誠」,只是完全的服從。

這種做法,或許能減輕公司經濟壓力,卻是以員工的經濟和精神利益為代價換來的。在公司的「自願」倡議下,員工會自我懷疑、相互比較,很容易就踩進公司的「忠誠度」陷阱,將「不利己」與「展露忠誠表忠心」對標起來,無條件服從於公司利益,自我意識慢慢被剝奪。員工勞動了,但無法得到與之對等的經濟報酬,無異於白勞動,如此打工,倒真成了企業的「工具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