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宗懋 台灣)

美國總統大選終於落幕,主要國家領袖在第一時間發賀電,給拜登表示祝賀。儘管特朗普拒絕承認已經敗選,但多半無濟於事。在短暫的喧騰之後,世人會將焦點轉向下一步,美國會怎樣?世界會怎樣?台海兩岸關係又會怎樣?

拜登勝選後表明首要工作是「療傷」,團結美國人,與世界各國合作,這將影響未來四年各國與美國的互動。首先,特朗普當政四年,美國種族對立升高,社會撕裂,疫情肆虐更暴露美國的弱點,美國敗象已露。

另外,經濟表面上明顯改善,實際卻是放寬金融管制,貨幣寬鬆後的繁榮假象。

另一方面,政府債台高築,檯面下的權錢勾結又回到2008年金融危機前的狀況,遲早會爆發成大問題。

拜登上台後,必須集中力量彌補嚴重撕裂的種族關係,應付疫情,如此需要創造和好的外部環境。過去特朗普到處煽風點火,除引得極右派分子亢奮外,全球均勢失衡,中俄更是厲兵秣馬,一時兵凶戰危。未來拜登首先必重新參與特朗普政府退出的聯合國組織及國際多邊合作協議,同時與中俄合作,也尊重彼此的基本利益。

兩岸政策上,美國等於重回特朗普之前幾十年的穩定架構。一方面與中國大陸進行全球戰略合作,另一方面要求台灣執政者「安分守己」。美方態度會影響台灣內部的政治生態,主張兩岸和解的政治力量會更符合國際大勢,如此便有新的政治風向,而北京自然樂見兩岸關係重返正軌。

不過,特朗普對中國無情的鞭撻羞辱,尤其以停供關鍵零組件的方式,企圖將中國科技產業徹底打倒在地,已喚起中方強烈的自覺,中國的國家發展不能繫於美國政壇的沉浮,無論對方誰上台,未來絕不能再讓西方勢力在台港問題上上下其手。因此未來中國在與美國合作的同時,會繼續科技自製自主腳步,擴大內部經濟規模。國防上持續造艦、造機、大型演練,加強境外軍事投射力。

至於對台灣,北京會利用蔡政府對抗路線孤立的情況,持續加大軍事壓力,並要求蔡政府回到「九二共識」或某種「一中」的形式。由於缺乏美國撐腰,如果蔡政府對抗國際潮流,也會失去台灣內部的支持,面臨內外孤立的極端困境。

美國衰退催生了特朗普這種極端角色,用極端方式同時對內外宣戰。結果世界受傷,中國受傷,而美國本身傷得最重。於是美國人選出了拜登,首要任務就是對外放低姿態,以便集中治療自己的傷勢。

而中國則是在受傷時盡快強健自身體質,當美國攻勢將盡開始快速後撤時,中國必然笑臉展開合作的雙手,利用時機更快、更有利地貫徹其國家政策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