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兆麟/黃展瑋 香港)

近日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在報章撰文,提及建制派缺乏政治人才,點出香港政治環境難以產生從政人才的原因,包括中央、港府,以至市民不關注香港政治人才發展;又指政治人才若空有理念及能力,卻「獨善其身,韜光養晦」,難成為政治領袖,值得深思。

港英時代以來的「公務員政治中立」管治核心價值,加上特首不可有政黨背景,已先天限制了建制派參與管治的機會;加上政府到市民都不把政黨視為管治體系的重要部分,官員多在解釋政策時才接觸政黨,而市民也多只視政黨為爭取個人訴求的代議士;一國兩制下,中央政府也不會透過當地政黨物色人才,限制了政治人才的發展機會。

但作為建制派,即使受制度所限不可能成為執政黨,難直接參與管治,仍應具管治者的思維,監察政府施政、多提實質性的意見,避免空談理念,才能與泛民在定位上保持明顯分野。香港經濟面臨疫症帶來的外憂內患,土地房屋發展、再工業化、發展創科及生物科技都是刻不容緩的任務。建制派最大優勢是與港府及中央有更多及更緊密的溝通渠道,於中港事務,包括融入大灣區發展、與內地城市合作方向,都具重要角色;對於近日中央發表的「十四五」規劃,建制派就有責任透過其地區網絡,向市民正確解釋國家發展大局,對香港發展帶來的機遇。

故建制派需要加強招攬賢能,提拔更多溝通、協調能力強,具親和度的人才,加強理解民情,作為市民與中、港政府的橋梁;建制派亦應邀請更多學者及行業專才入黨,並與智庫或學術機構合作,進行有關政策研究及民調,向政府出謀劃策,以前瞻性眼光提出政策建議,解決社會的深層次矛盾,推動香港持續進步。

香港民意研究所今年四月的民意調查顯示,民主派政黨於支持度排名仍穩佔前列。但民主派與去年反修例運動高峰時相比,評分有所下跌,公民黨得分更下跌五點七分;而建制派政黨評分則有上升,民建聯與去年相比評分明顯上升八點四分。顯示反修例運動以來,建制派因政府施政失誤拖累的負面影響已逐漸淡化,市民開始重新聚焦政黨的民生表現,建制派應把握機會發揮「建設力量」贏取民心,為未來的區會及立會選舉打好基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