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一新 台灣)

美國駐北京大使館本月14日宣布,布蘭斯塔德大使即將離任,定10月初離開北京。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稍早發出推文,以反諷北京的口吻,感謝布蘭斯塔德的「貢獻」。這不啻是華盛頓通過召回大使,將美中關係降格為「代辦級」,凸顯美國總統特朗普反中政策的強勢。

特朗普政府9月變相召回大使,那會不會以雷霆萬鈞之勢推出「10月驚奇」?

現年73歲的布蘭斯塔德2017年被特朗普挑選出任駐中國大使,可說完全是因緣際會。

布氏早在1983年就認識前往愛荷華州這個農業州訪問的習近平。當時,習近平是河北省正定縣委書記,帶領玉米加工考察團到訪,受到時任州長的布蘭斯塔德的熱情接待。

兩人一見如故,一直維持良好關係。2012年,成為中國國家副主席的習近平在訪美期間,特別安排舊地重遊,二人再續前緣。

特朗普任命布蘭斯塔德擔任駐中國大使,一方面是他與習近平熟識,利於將農產品銷往中國,另一方面也因布氏之子艾瑞克是特朗普在愛荷華州負責造勢的高層幕僚,父子助選有功。

布蘭斯塔德2017年5月到北京履新時,由於他是第一位與中國領導人有私交的駐華大使,中國外交部形容他是「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但曾幾何時,上任之初的「意氣風發」就變成「心力交瘁」的痛苦不堪。

布氏離職原因,研判起來大致有三。首先,上任沒多久,布氏就遭遇美中關係自1978年建交以來紛爭最多的震盪期,雙方在貿易、高科技、港版國安法、新疆、南海等議題上均有交鋒,但他這個大使可以說大多數時間都是閒置,幾無用武之地。

其次,蓬佩奧在推文中感謝布蘭斯塔德「對美中關係再平衡做出貢獻,讓雙方關係變得注重結果、互惠與公平」。

只要仔細一研究,不難發現布氏對美中關係的「貢獻」是如何讓他在兩大強權之間左右為難,以致他在自己的聲明中提到「致力讓北京把類鴉片止痛劑芬太尼列為管制物質,把芬太尼銷往美國將受到中國法律重罰」,好像是他三年多任期中在推銷農產品之外最重要的成就。

第三,布蘭斯塔德日前曾計劃以署名文章投書中國官媒,闡述華盛頓在美中關係的立場,但卻被「斃稿」。相信此舉是令他發現自己已無法在美中之間發揮作用,而由然興起「不如歸去」念頭的「最後一根稻草」。

11月3日美國大選過後,美中關係必另有一番氣象。

值得注意的是,自從特朗普政府7月開始加大對中國施壓,9月就變相召回駐華大使,這可能意味著,未來50天特朗普選情愈是不利,其發動「10月驚奇」的威力也就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