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詠強 香港)

美國最近因為疫情、因為選舉而動作多多,今天講講幾段新聞、翻翻舊賬。

2020年7月6日,美國移民及海關部門公佈了今年秋季針對網絡授課的規定,變相驅逐在美的各國留學生,惹來一片爭議。根據規定,如果就讀的學院計劃將課程提供「全網課」,在境外的學生將拿不到簽證,即使已經有未過期的簽證也將無法入境,在境內的留學生,也必須出境或轉學到有線下授課的學校學習,以保留合法身分,仍然準備線下教學的學校的留學生,最多不能修超過一門三個學分的網課。

按理說,留學生是消費群體,他們支付學費又有吃喝開銷,可以刺激美國經濟,為所在學校和當地消費做出巨大貢獻。根據美國商務部的數據,僅2018年一年,國際學生就為美國的經濟貢獻了450億美元。雖然佔GDP總量不多,但連帶貢獻的是美國直接收益,可以改善貿易逆差、維繫基層社區的繁榮,特朗普為什麼要對他們下手呢?

這是一個政治利益問題。特朗普在乎的只是個人的成敗得失,要的是選票,是「鐵鏽地帶」的搖擺州能否將票投給自己?用貿易壁壘保護這些選民的利益,是特朗普競選成功的慣技。

部分學校在受到這樣的政策壓力之後,自然會調整成「混合式」,而非「全網課」教學。例如,哈佛大學和普林斯頓大學已經修改了之前「全網課」的計劃,而更多有著同樣計劃的學校,亦會紛紛仿效,以保護國際學生和他們給學校帶來的利益。

同樣為求爭選票而實行的的「假裝保護主義」,還有上周初特朗普正式簽署了暫停H-1B簽證的命令。這種優才工作簽證是美國用來吸納外國人才的主要工具,要有大學學位或以上並擁有有特殊才能的才可以申請。獲此簽證的,可以在美國工作一段時間後,接 申請綠卡長期在美國居留。據《紐約時報》估計,簽證暫停後今年內會有52.5萬名外籍人才因而不能留美或赴美工作。所以特朗普的政策一出,商界、科技界及大學紛紛批評,但是從特朗普的實施時間到年底來看,原因也是不言而喻。

當然,此地不留人、自有留人處,中東富裕國家和中國,自然不會放過積極延攬人才的大好機會。

周二,輪到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局長Christopher Wray 發功,在華盛頓一家智庫發表的演講,連美國傳媒都認為這是調查局有史以來對「中國威脅論」最嚴厲的指責。講話中,他聲稱中國黑客迅速採取取了行動、試圖竊取在抗擊新冠疫情方面取得進展的美國制藥和研究機構的研究成果。此外,更污蔑中國向美國人員「施壓」,要他們稱讚中國的疫情應對,就連中國緝捕境外經濟罪犯的專項打擊行動——獵狐行動,都被抹黑。他宣稱美國有「數百名獵狐受害者」成為中國政府的目標,不過和中國移居海外數以千萬人口計算,也不是什麼一回事,何況這些都是和中國的奸商、貪官污吏等經濟罪案有關,但卻刻意略過不提。

但是一如往常其他美國官員一樣,指責時總是拿不出證據。正如提到有美國議員「受壓」,卻講不出名字,講到竊取美國有關新冠病毒的研究成果,卻也忘記了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早已承諾將疫苗和藥物公開。

講到「竊取、間諜」,提出時總是一派義正嚴詞「似層層」,但結果?

翻翻舊賬:去年3月華裔女子張玉靜擅闖美國總統特朗普在佛羅里達的私人俱樂部海湖莊園(Mar-a-Lago)被逮捕,當時更大張旗鼓地指「懷疑中國間諜入侵總統莊園」,國務卿蓬佩奧接受訪問時更煞有其事地表示,調查人員正在確定事件是否涉及竊取美國知識產權,事件反映中國對美國造成的威脅。

但是事實證明了不過是「鬧劇一場」,去年11月,經過長期的調查和多次上庭後,張玉靜最後被裁定因向聯邦特工作虛假陳述而遭聯邦法官 Roy Altman 判刑8個月,就連未經許可擅闖管制地區都不成立,由於她已被監禁7個多月,因此將再服刑5天就被釋放及遣送出境,由判決完全反映出要嘛是「捕風捉影」?要嘛是「故意抹黑」?

過去幾年,美籍華人科學家經常被調查人員認為格外可疑,他們對外的溝通會被長期監聽,一些言行可能會被歪曲,因而被質疑、甚至控訴。

2019年, 美國埃默裡大學 (Emory University)以隱瞞中國兼職為理由開除其終身教授、著名華人生物學家李曉江。美國聯邦地區法院指控李曉江的罪名是隱瞞兼職、欺詐聯邦政府資助。然而經過整年調查,李在美國的工作和晉升機會完全被破壞後,2020年5月11日,美國司法部發布判決,美方只是指控李曉江未如實披露個人稅收,罰款35089美元,這還是在討價還價後,李在息事寧人下的妥協。在判決中,完全沒有涉及隱瞞或洩密,判決書中,檢察官更強調要對付華人與中國招聘計劃的關係。

經常為華裔科學家辯護的美國律師蔡登博格(Peter Zeidenberg)指出,在與「千人計劃」有關的大多數案件\xf9堙A美國檢察官根本沒有指控任何技術轉移,而是把重點放在了科學家沒有披露資助或報稅的問題上,可以說是徹頭徹尾的「白色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