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思慎 台灣)

美國航空母艦戰鬥群近日恢復太平洋演訓,包括在日本橫須賀基地的列號、主要衛戍菲律賓周邊海域的羅斯福號,及巡弋東太平洋的尼米茲號。列根號及尼米茲號本月初在南海展開雙航空母艦演習,與中國海軍在西沙群島海域的軍演較勁。

美軍此舉意在牽制中國,表態維護凡國際法允許的地方皆可飛行、航行及活動,此乃所有國家的權利。南海全域公海化為美國的主張,與北京主張之「南海九段線」針鋒相對。然而,美第五航空母艦打擊群司令維科夫少將表示,美軍演習不為與中國的演習對抗,目的在對美國的夥伴、盟友傳達華盛頓致力區域安全穩定的明確訊息。因此,美軍此輪演習為態度的展現,而非向北京興師問罪,應不致引發戰端。

近年中國除在南海島礁吹填造陸、興建機場等設施,更擬在南海劃設防空識別區,強化對南海的控制。然而防空識別區缺乏國際法依據,劃設須配套防空力量,中國在南海諸島著手部署預警機及反潛巡邏機,並將自造的山東號入列三亞航空母艦基地。

美國認為,北京強化對海南三沙市所轄之南海島礁及海域的控制,有違不將南海島礁軍事化的外交承諾。但北京認為相關行為是維護島嶼主權的合理舉措。南海爭端激化了美中的地緣政治摩擦。

南海不僅涉及美中關係,因日本視該海域為「生命線」,亦與美國同調,主張南海航行及飛越的自由。2019年6月,日本海上自衛隊準航空母艦出雲號,協同護衛艦村雨號、曙號,與列根號在南海共同演練。日中存在東海爭端,若美日同盟擴及南海,意味東亞海域戰略安全一體化,中國在東海、南海的應對亦須互應。

今年以來,中國強化對釣魚台列嶼的維權行動,帶有牽制日本將海上力量投射至南海的戰略布局。中國海警船連續83天在釣島執行任務,本月4日起更進入釣島12浬,連續航行超過30小時,創下2012年9月日本宣稱將「釣島國有化」後的最長紀錄。沉寂一時的釣島爭端再起,使日中關係「正常軌道」蒙上陰影。

軍事行動徒增區域緊張,為域內國家新冠疫後的經濟復蘇帶來負面影響。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呼籲美國須制訂與中國打交道的方法,盡可能促進合作及良性競爭,而不讓競爭傷害整體關係,尋求在商定的多邊框架內競爭。中國及東盟應盡速重開因新冠疫情而中斷的《南海行為準則》對話,落實南海非軍事化。

台灣的蔡英文總統上任後提出「經略南海,永保太平」,但不能只有說法,缺乏具體行動。在南海緊張中,台灣若囿於一隅,將漸趨邊緣化,在南海爭端中失去話語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