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華裔女導演阮鳳儀。阮鳳儀提供
年輕華裔女導演阮鳳儀。阮鳳儀提供

阮鳳儀執導《姐姐》時的情景。	阮鳳儀提供
阮鳳儀執導《姐姐》時的情景。 阮鳳儀提供

年輕華裔女導演阮鳳儀(右)和妹妹小時候移民美國。阮鳳儀提供
年輕華裔女導演阮鳳儀(右)和妹妹小時候移民美國。阮鳳儀提供

(實習記者李青蔚蒙特利公園市專訪)
很多主流社會的電影都是環繞亞裔和白人接觸的故事,或者把亞裔塑造成罪犯等負面角色,多名亞裔演員曾對這些不公平現象憤憤不平。年輕女導演阮鳳儀卻拍出少有的題材,一個華裔之間新移民的故事《姐姐》,入圍HBO三甲亞太短片,名次將於5月公佈。
阮鳳儀於2007年畢業於美國電影學院(American Film Institute),希望在一個畢業的項目做一些比較特別的提材。她認為,華人之間的故事從來沒有人提起過,為何不能做一個呢? 而製成品《姐姐》,正是她自己本人的真實故事,她就是短片中的主角,那位《姐姐》。
1990年在台灣出生,由於香港1997年回歸時出現移民風,她的母親把她和妹妹兩人帶到美國俄勒岡州生活,而父親卻留在台灣,把每月的薪金1000元美金寄到美國。雖然有遠方父親的經濟支援,但母女三人的美國生活仍然困難重重。
在電影《姐姐》的一幕,只有7歲的妹妹搶了11歲姐姐的蝴蝶髮夾,並且弄壞了,而媽媽卻不耐煩地叫姐姐讓著妹妹,說姐姐有兩個髮夾,為何不讓妹妹一個。阮鳳儀指出,對於媽媽來說,這可能只是一個髮夾,一般華人父母都希望作為姐姐的,應該讓著妹妹。對姐姐來說,這不只是一個髮夾而已,所以姐姐後來在雜貨店偷了一袋小髮夾,彌補心理的失落感。
而當媽媽發現姐姐在外面偷東西時,姐姐的心理情緒大爆發,憤怒地對妹妹說︰「你為何不去死!我恨你!」,結果卻被母親重重打了一巴掌。阮鳳儀指出,很多華人父母犧牲一切,希望自己的子女得到第二本護照和最好的教育,父母們認為自己的年幼的子女,可以不花幾年的功夫,很快適應美國的生活。
阮鳳儀說︰「但在這兩年的適應期當中,有誰明白小孩子的情感上需要呢?」這個社會沒有人討論適應期的不安和辛酸,大家只看到移民後美好的結果。
阮鳳儀指出,姐姐渴望自己可以更美國化一點,但不幸地自己和這個社會格格不入。作為一個未成年的少女,她不適應美國的生活,所以她內心很痛苦,但又不懂得表達自己不安的情緒,所以一個蝴蝶髮夾就把她對現況的不滿表達出來。現今社會,大眾只看到新移民成人的壓力和不安。這位媽媽在適應美國生活中遇上很多困難,包括說英語結巴,遠離丈夫但不能經常打國際電話保持聯繫,一個人在美國操持一個家庭。
她認為,作為一個單親母親,連自己的需要都無人訴說,何況是她要了解孩子的內心需要。
多年過去,阮鳳儀形容,自己移民美國的經歷,曾經是自己最不舒服部分、最不想談及的部分。父母現時居住在台灣,妹妹在東亞地區工作。通過這個短片,兩姐妹再次驟首,小時候的不快一抹而去,共同回憶美國的移民的點滴妹妹,妹妹更出力協助這短片製作過程,擔任化妝師。阮鳳儀希望拍攝更多亞裔的題材作品,增加大眾關注亞裔民眾的相關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