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四年執政對加州影響深遠,圖為2018年11月17日他在時任候任州長紐森(左)陪同下視察北加州天堂鎮山火災區。美聯社資料圖片
特朗普四年執政對加州影響深遠,圖為2018年11月17日他在時任候任州長紐森(左)陪同下視察北加州天堂鎮山火災區。美聯社資料圖片

總統特朗普任期將於明(20)日卸任,過去四年特朗普與加州可謂水火不容,其主政白宮對加州帶來某程度負面影響,但同時亦使加州創下歷史。

反特朗普的草根組織之一「左派」(Swing Left)發起人皮亞臣(Steve Pierson)說︰「要評論特朗普政府是否帶來正面影響,可謂幾乎沒有,但(他的當選)確實喚醒人們做好公民責任。」

特朗普2016年爆冷當選,刺激加州人參與政治。加州去年大選近1,780萬人投票,投票率達七成,是1952年以來最高。

《三藩市紀事報》指出,特朗普對加州的影響可從以下四方面分析。

扭轉加州政治格局︰倘希拉莉2016年勝出,賀錦麗去年不會參選總統或成為候任總統拜登副手。紐森委任州務卿帕迪拉(Alex Padilla)接替她的參議員席位,在帕迪拉本星期上任後將成為加州首名拉美裔國會參議員。州檢察長貝塞拉(Xavier Becerra)過去四年控告特朗普政府逾百次,全國知名度大增,助他獲拜登招攬出任衛生部長,相信任命案在民主黨控制兩院下可輕易通過。

環保規例大倒退︰環保政策在特朗普治下倒退。去年加州經歷史上最慘烈山火季節,但特朗普卻說風涼話,將山火歸咎於州府「多年來堆積樹葉和枯樹」,激怒加州人。

面對氣候變化,三藩市海旁大道防波堤等設施需要數十億元項目重建以保護城市,但現屆聯邦不作為,完全沒有帶來幫助。

限制移民︰特朗普上任後不久實施不少移民限制,包括禁止7個穆斯林國家人士來美、在邊境強行拆散家庭、限制難民申請,影響加州等移民大州。

三藩市大學(USF)法律及移民研究教授鄧新源(Bill Hing)認為,雖然拜登上台後事情或會變好,但相信難以一夜之間發生,「太多事要扭轉了」。

特朗普又限制H-1B等矽谷公司招攬海外人材時最需要的移民工作簽證,加上他終止30萬家鄉有災難和戰爭的無證移民臨時受保護身份,對加州影響甚大。

與矽谷對峙︰特朗普上任以來與矽谷爭拗不斷,本月初特朗普煽動國會暴動後遭推特和臉書關閉帳戶,雙方戰爭升至最高點。特朗普卸任後,反而可能對矽谷成功報復,因他早前要求將科企納入聯邦通訊法第230條款規管,撤銷科企對用戶言論的免責,導致社會大眾對該條款增加認識,規管互聯網的呼聲越來越高。科企一直以來強調此舉將顛覆他們的營商模式,難以篩檢網上所有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