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家園被毀於一旦,災民傷痛莫名。美聯社資料圖片
眼看家園被毀於一旦,災民傷痛莫名。美聯社資料圖片
8月16日閃電劃破海灣大橋上空,引發美西地區連綿山火災情已一個月。美聯社資料圖片
8月16日閃電劃破海灣大橋上空,引發美西地區連綿山火災情已一個月。美聯社資料圖片

8月中,閃電肆虐加州和俄勒岡州郊野,國家氣象服務局事前曾發出警告,稱閃電「可能引發新山火」,結果情況的嚴重性超出預期,大量乾閃電觸發各地數百場大小山火,至今仍無法收拾。

美西上月錄得逾萬次閃電下造成的山火,已創下現代史上破壞規模最大的紀錄。事隔一個月,消防員仍努力奮鬥,在加州、俄勒崗和華盛頓州,山火已奪去34條人命。

俄州森林局指出,最讓人驚訝的是「真的扭轉人們對安全感的形態」,山火太近人口稠密地區,且受強風助長,「基本上是無法阻止」。

今次大規模山火再次點燃長期以來的爭論,即氣候變化或缺乏進取的森林管理這兩者在山火上扮演的角色。不少研究認為,地球暖化導致氣溫升高和植被乾枯,會增加極端天災和加重它們的嚴重性。但很多專家亦認為,需要做更多稀疏森林和減少雜物,使可助燃山火的燃料減少。

在爆發閃電潮前,美西今年山火季節早已比正常稍為嚴重。俄州官員決定不任由山火蔓延,下令即使輕微山火都要空中迅速灌救,減少出動大量消防員和新冠病毒蔓延。

但到8月15至16日的周末,情況開始失控。氣象局報告指出,灣區當日經歷「瘋狂12小時」,大量閃電劃破三藩市著名地標海灣大橋上空。

三星期後,反常天氣再現。俄州林菲爾大學(Linfield University)研究氣候學家鍾斯(Greg Jones)指出,一個由阿拉斯加延伸至西南部沙漠的廣泛高壓區,為丹佛帶來夏日雪,同時向太平洋沿岸吹來和暖乾風,與正常情況下的風向相反。

強勁陣風令山火撲向今夏早已乾枯的樹林和草叢,一發不可收拾,繼而撲向鄉郊小鎮和民居,不少居民幾乎連逃生時間都沒有。鍾斯形容,這種氣象可能是「百年難得一見」。

俄州上星期同時有5場大型山火發生,是史上首次,焚地面積最少10萬英畝。山火帶來的濃煙籠罩美西各市,空氣質素成為全球最差,就連西雅圖著名地標太空針上的美國國旗亦難以看見,濃煙更飄至整個北美以至歐洲。

各地同時爆發山火,令消防人員疲於奔命,國民警衛軍亦加入救援,有居民更嘗試用挖泥機、推土機甚至徒手挖出防火線以保衛家園。

全美和加拿大的消防員先後湧往美西參與灌救。加州現有超過17,000名消防員正在撲救20多場山火,另有6,000多人在俄州進行灌救。

加州森林及消防局資料顯示,今年加州約5,300平方英里被燒,創下紀錄,目前有超過3萬8千名災民未能返家。俄州則有1,560平方英里焚地面積,接近10年平均數的兩倍,災民有近4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