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照顧嚴重精神病患的人而言,被指示從私人保險轉投保障全面的公營醫保接受治療已非公開秘密。有評論指此舉對公營醫保不公,但有專家認為,私人保險服務不夠全面,是令患者離開私人保險的因素之一。

《三藩市紀事報》報道,成年兒子患有情感型精神分裂的母親布拉肯(Judy Bracken)獲醫院社工告知,如欲兒子接受長遠精神病治療,應安排兒子由私人保險轉到康特拉科斯特縣低收入戶醫保系統。

默賽縣(Merced County)母親斯澤(Lucinda Chiszar)亦被告知,如果10歲兒子不是州醫補計劃(Medi-Cal),提供重疊式服務的縣行為健康服務局不能為他服務。

不少家庭皆稱,聽過這件事在不少個案社工之間廣泛流傳,甚至直接從保險公司聽聞。不少人都同意,嚴重精神病患離開私人保險接受公帑支付的治療往往有更好效果。

這些故事進一步引發如何最有效執行州和聯邦平等法例的討論,以保障病人可享同等的生理和心理治療。

不少情況下,商業保險機構不受法例規定提供Medi-Cal所提供的強化精神病服務,令人質疑私人保險到底保障甚麼。

有管理Medi-Cal的縣官員認為,隨著疫情來襲和經濟衰退增加人們心理健康的壓力,越來越多私人保險的受保人尋求更優服務。

但保險業否認有問題。加州醫保計劃協會發言人稱,他們曾向協會屬下商業保險機構查詢,但無一間稱知道有這種現象發生。

發言人又指,商業精神病醫保計劃提供嚴重精神病綜合保險數十年,部份計劃開始提供重疊式服務、居家危機介入和強化治療行為計劃。

有些縣府提供的精神病服務,包括重疊式服務計劃和個案管理,法例沒有規定商業保險提供。但州管理醫療護理局醫療政策副主任渡邊(Mary Watanabe)提到,州例規定商業保險涵蓋初期精神錯亂介入和居家治療,強調如有患者認為被拒必要治療,應聯絡當局。

但有專家指出,不少嚴重精神病患者不是故意脫離商業保險,而是他們的病情,尤其未能獲得充分治療時,導致他們失去工作,他們因此而加入Medi-Cal。本報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