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柏萱表示,繪本中描繪對父親的印象,更令她憶起從前點滴。伍明輝攝
温柏萱表示,繪本中描繪對父親的印象,更令她憶起從前點滴。伍明輝攝
温柏萱父親曾出席女兒大學畢業典禮。受訪者提供
温柏萱父親曾出席女兒大學畢業典禮。受訪者提供

「我爸爸是一棵很高很高的樹,我喜歡爬到最頂最頂,看夕陽森林與海,然後把一切記在日記簿中。」温柏萱自我介紹的四句話,成為她創作三十二頁繪本的中心。小時候,女孩曾緊緊抱著父親的卡其色褲,笑言那是大樹樹幹。長大後,父女關係一度惡化,多次冷戰。她在製作繪本期間,重新打開父女話匣子,現正開始眾籌集資,希望將正能量向更多人分享,創作下一本繪本,亦希望大家都父親節快樂。

翻開《我爸爸是一棵樹》的繪本,其中一頁呈現枯萎大樹,沒有半點葉子,正值寒冬。繪本作者温柏萱說,繪畫時經歷父女關係的「寒冬」。兩年前,温柏萱由英國畢業回港,碰巧遇上父親失業,經常悶悶不樂,有感失去往昔威嚴,時常與女兒起爭執。她形容,父女每隔三、四日一小吵,關係不斷惡化。
最令温柏萱氣結的一次,為父親鬧脾氣,拋下銀包、電話、鎖匙,獨自離家,久久沒有回來,全家總動員尋父。她憶述,當時全家人都萬分焦急,當日原本是她找到全職工作首天上班的前一日,「我好生氣,對你的女兒來說,這是重要的一日,可否給她一個安定的空間?」事過境遷,温柏萱整理出父女關係的落差,最教自己難受。
去年十月,温柏萱報名參與繪本製作文憑課程,應老師要求作四句自我簡介,內心牽掛頓時浮現,「我爸爸是一棵很高很高的樹,我喜歡爬到最頂最頂,看夕陽森林與海,然後把一切記在日記簿中。」她憶述兒時父親常常穿上卡其色褲,她愛「扭抱」坐在父親肩膊上,恍如坐在大樹上。「我爸爸是一棵樹」的念頭由此而生,亦成為温柏萱首本繪本的主題。
在繪本上,小女孩畫畫寫字,描繪對父親的印象,一筆一劃之間,憶起從前點滴。溫柏萱說,記得一次好友離世,父親一反常態,坐在沙發上聆聽她的心事,令她相當感動。繪畫彷彿融解她跟父親之間的冰牆,亦是自我療瘉的過程。創作繪本的過程中,父女重新溝通,父親不時探問繪本進度,好奇畫中小女孩的故事。繪本課程結束,温柏萱在分享會道出創作歷程時,父親亦在座上,當時隱約看見父親的淚光。
父女關係破冰,温柏萱笑言現時二人關係更好,自己學習擔當陪伴角色,明白父親的遷就並非必然。在繪本中,枯萎大樹縱面對寒風,仍與小女孩緊緊相靠,「我覺得四季更替也像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時冷時暖,但只要心底裡知道對方的疼愛,忍耐一下,冬天就很快會過去。」
《我爸爸是一棵樹》全書共有五段詩句,頭四段分別是春、夏、秋、冬的更換,最後一段描繪父女捱過冬天,回春大地。十七日是父親節,温柏萱希望將正能量藉著眾籌分享給更多讀者,讓其他人了解其創作背後的小故事。繪本現時已開始印製,總成本約一萬五千元,她期望籌得四萬八千元,以盈餘支持自己創作第二本繪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