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署首推院舍撤離指引應對新一波疫情,助院友執拾「走路袋」撤離。
社署首推院舍撤離指引應對新一波疫情,助院友執拾「走路袋」撤離。

  (星島日報報道)第四波疫情持續擴散,令人憂慮院舍再受波及。因應在第三波疫情中,多家院舍院友要到檢疫中心隔離,社署總結之前經驗,早前公布自疫情爆發以來,首份院舍確診個案及撤離應變須知,列舉有備無患的準備,除了要求院舍預先替院友填寫病史,並執拾包括藥物及個人物品在內的「平安袋」,亦為一旦出現確診時,制定撤離應變行動,冀可縮短院友撤離所需的時間。業界人士形容,社署推出須知後,猶如預先做「綵排」,可減少出現通宵撤離或「甩漏」的機會,但批評部分指引較為「離地」,如藥物數量剛剛夠的情況下,不太可能再額外放入「平安袋」。

  為應對新一波疫情,社署近日公布一份《安老院/殘疾人士院舍有住客或職員成為確診個案—應變安排須知》,以四部分列出院舍未有確診個案時,到一旦有個案等做法安排。其中,指引要求院舍要及早準備,除了更新現有住客名單,填寫院友病史和照顧情況,亦要求院舍預先為每一位院友準備一個輕便載物袋(平安袋),以便在撤離院舍及入住檢疫中心時,能隨身攜帶所須文件、個人醫療或護理記錄、藥物及必要的個人物品,以及營養奶、假牙及助聽器等特別物資。

  值得留意的是,為減低傳播感染風險,入住檢疫中心的院友不可攜帶其他非必要物品,包括輪椅、步行器及約束物品,而隨身衣物應以事後可丟棄為佳。院舍亦要為可能撤離的院友預備可以寫上姓名及簡略身分證號碼的手腕帶,讓其後照顧的人員容易識別。

  文件也講述撤離應變行動,就不須接受檢疫而留在院舍接受醫學監察的院友,院舍須安排毋須檢疫的員工,繼續為院友提供照顧,而任何時候的人手數目都要符合法例要求。其他跟進安排則包括,當所有人入住檢疫中心,院舍經營者要按指示,協助食環署人員到院舍內進行終期消毒。

  第三波疫情中,不乏院舍要凌晨甚至通宵撤離,其中包括葵涌豐盛護老院及元朗護老院。有業內人士解釋,因衞生防護中心等部門,早上先到院舍評估是否合適作原址檢疫,一旦確認撤離,院舍職員要交代院友的病歷和診斷,花時間交接,導致院舍撤離需時,加上撤離工作由醫療輔助隊協助,而兼職隊員晚上才當值,撤離時間再推遲,「寫錯要重新寫過,使得交接變慢」。

  香港安老服務協會主席陳志育表示,凌晨及通宵撤離情況不理想,「對長者的影響大,要長時間等候,也要等待之後的照顧」。對於距離首家院舍爆疫後三個月,才有首份相關須知,陳透露之前的指引僅講述預防感染措施,未發生疫情前,以至第三波疫情前,社署未發出過撤離指引,「一直無清晰講如何撤離,至於入住檢疫中心後的院舍人手安排等,都覺得不太清晰」。

  香港安老服務協會執委李輝認為,社署發出指引須知是一件好事,一旦有確診個案,院舍可按物品清單執拾院友物品,但認為部分內容不夠「貼地」,因藥物分量都是剛剛好,若抽起多份放入「平安袋」,原本的藥物就會不足夠,有點不切實際。香港買位安老服務議會主席謝偉鴻亦說,須知可讓各院舍有所準備,也有預警作用,「就像做綵排,知道有個案時要如何處理」。但他認為,在實際操作上,各院舍要「自行發揮」,人手較少的院舍就未必做足。

  本報向社署查詢,為何推出須知、為何多家院舍出現爆發後,遲遲才推出文件,社署回覆時指,總結過往行動的經驗,署方經諮詢衞生署及醫管局後,制訂了《須知》,旨在協助院舍預先制訂應變方案,使日後在有需要時能更暢順地安排住客離院檢疫。發言人指,院舍應按其個別的具體情況,根據《須知》及指引而作出調整,以符合實際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