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碧蓮(左)約見社協幹事彭鴻昌(中)和醫委會委員、事務律師劉嘉華(右),憶述事件經過。
黃碧蓮(左)約見社協幹事彭鴻昌(中)和醫委會委員、事務律師劉嘉華(右),憶述事件經過。

  (星島日報報道)雖然黃小姐已成功拿到索償,但事件餘波未了。她早前已向醫委會投訴,獲初步偵訊委員會的主席或副主席認為應進一步處理相關投訴,並已要求黃小姐作出宣誓,以支持其投訴。現時醫委會「香港註冊醫生專業守則」雖未有明確規定醫生必須簽署醫療紀錄,但《私隱條例》規定,資料持有人無論是否向索取資料者提供所需個人資料,都必須在四十日內回覆,違者可被檢控。二〇一七至一九年公署共接獲六十一宗涉及醫療範疇的查閱及更正個資料的投訴,而且有上升趨勢。有醫委會委員認為,《私隱條例》已要求醫生答覆病人,故醫委會毋須重複處理相關個案。

  據《私隱條例》第十九條指,收集及持有資料的一方須在四十日內,向查詢者提供資料,即使沒有相關資料或拒絕提供資料,都要明確回覆查詢者。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早年曾收到投訴,有病人向某醫院索取自己的醫療及投訴紀錄,但超過二百日後才收到所有資料,超出法定期限,最終醫院被裁定違例,院方被要求修訂有關處理查閱資料要求的程序。

  二〇一七至一九年,公署接獲查閱及更正個人資料的投訴,由一百二十二宗上升至一百五十八宗,升幅達三成,共四百三十七宗投訴,有一宗由公署向被投訴方發出執行通知書,最終向資料當事人提供個人資料複本。而當中涉及醫療範疇的投訴,過去三年由十九宗增至二十五宗,升幅更達三成二,共六十一宗投訴中,有十一宗投訴成立或經公署介入後成功獲取資料,未有個案轉介警方作出檢控。

  食衞局前自願醫保諮詢小組成員、醫委會委員林哲玄表示,病人有權向醫生索取個人醫療資料,包括用作申索保險之用,但若醫生已經提供一次,相信已經滿足條例的要求,而醫委會僅規定醫生發出的報告及證明書,包括保險索償表格的內容必須符合事實,並無說明醫生必須填寫指定文件,但若病人要求醫生提供醫療證明被拖欠或拒絕,醫委會有權召開聆訊。不過他認為《私隱條例》已要求醫生答覆病人,故醫委會無須重複處理相關個案。

  醫委會秘書處回覆本報,指不適宜評論個別醫生的紀律個案。醫委會二〇一六至二〇一八年分別接獲六百二十八宗、四百九十六宗及六百三十九宗投訴,並以「罔顧對病人應負的專業責任」的投訴最多,由一六年三百三十宗升至一八年四百四十六宗,升幅達三成半;而涉及醫療紀錄和處理病人個人資料,就稍為回落至六宗和一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