屯門環保園再有回收廠「爛尾」,由Rocsky Limited投得的用地「曬太陽」兩年仍未興建。
屯門環保園再有回收廠「爛尾」,由Rocsky Limited投得的用地「曬太陽」兩年仍未興建。

  (星島日報報道)屯門環保園再有回收再造廠「爛尾」,繼早前華南廚餘廠經營困難提早結業,消息指,二○一八年投得環保園用地興建的廢紙廠,原定二○二三年投產,合約為期二十年,用地「曬太陽」兩年仍未興建,近日傳出營辦商「退出」,有傳其中一個原因是廢紙廠要耗用大量電力,涉及鋪設新電纜以億元計,與當初的投資計畫有出入,不過中電指相關費用由中電負責,消息指可能是政府不滿廠方遲遲未動工,決定「換馬」。據悉當局已諮詢業界,預計今年底至明年初重新招標,今次將興建紙漿廠,成本相對較紙張為低,可作半原料出口至內地或東南亞。環保署未有正面回覆,對租約事宜只表示現階段未有更多資料可提供。

  本港早年曾發生「廢紙圍城」危機,內地二○一七年部署停止入口「廿四味」洋垃圾,只收「三紙兩膠」,三紙包括報紙書刊、紙皮及辦公室紙,其餘雜紙一律拒收,後來定期批出入口廢紙配額,原定去年逐步停收,後來再度推遲至今年底落實停止入口廢紙。

  港府早年提出在本港設廢紙回收再造廠。環保署二○一八年招標,由Rocsky International Limited投得屯門環保園兩公頃用地,每年處理量三十萬公噸,以二○一六年全年回收八十萬噸廢紙計算,處理量相當於總量三分一;一八年廢紙回收量下跌至六十多萬噸,處理量相當於一半。合約要求紙廠將本地回收的廢紙製造高強瓦楞紙及半乾漿等,並將這些原材料和產品在本地及境外市場銷售。計畫原定去年開始設計及動工興建,二○二三年投產,月租近四十萬元。

  消息指,近日傳出Rocsky International Limited退出計畫,其一原因是投資額超出預期,因為紙廠要用大量水和電力,興建廠房動輒數億元,而向中電申請加設電纜金額高達一億元,加上疫情令經營環境變差,成為退出導火線。

  不過中電發言人表示,二○一八年底接獲該公司查詢大幅增加電力供應的技術要求,去年環保園、紙廠及中電代表多次開會,環保園提出由園方提供地方予中電增建供電設備,中電正等政府審批計畫,但至今仍未收到該廠正式向中電申請增加供電。據悉新廠房令環保園電力超出設計負荷,今次是提升整體供電,包括廢紙廠,而供電設施一直由中電支付興建費。

  有業界指,相信是紙廠「計唔掂數」,「其實中電拉電到門口,何來一億元鋪電,只是藉口。」本報向Rocsky International Limited查詢,截稿前未有回覆。

  本港首家回收紙包飲品盒的紙漿廠「喵坊Mil Mill」,在元朗工業邨,聯合創辦人及執行董事葉文琪說,一直艱苦經營,若政府再招標興建紙漿廠,引入競爭感無奈,「我們是紙漿廠開荒牛,若新漿廠可回收紙包盒,我們都好頭痕,因為現時回收的紙包盒不夠,只佔處理量一成,其餘九成要回收紙皮才夠產量。」他們現時生產抹手紙,亦提取紙纖維做濕漿,出口至內地或東南亞加工做紙。他自言小公司,未必有能力競投環保園紙漿廠。

  環保廢料再造業總會會長劉耀成表示,知悉環保園將再招標新紙漿廠,雖然紙漿廠成本低過紙廠,但相信大財團才有能力建廠,不排除同其他投資者合作。他認為生產紙漿相對較有利潤,但內地廢紙政策會否再改變是建廠隱憂。

  環保署表示,環保園租戶若未能如期投產,或不能滿足租約要求,環保署一般按租約跟進和處理,但現階段未有更多關於廢紙廠的租約資料可以提供。

  有業界相信,政府在日後招標可能「加辣」,以免再現「爛尾」,但有回收業指,目前經營及回收狀況不佳,本港市場太細,若門檻太高會令投資者卻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