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泰行政總裁鄧健榮坦言即使完成所有重組工作,在旅客回升前公司仍未能「止血」。
國泰行政總裁鄧健榮坦言即使完成所有重組工作,在旅客回升前公司仍未能「止血」。

  (星島日報報道)第四季將至,距國泰航空宣布重組方案進入倒數階段,國泰行政總裁鄧健榮接受本報訪問時稱,現時人手嚴重過剩,員工薪金是最大支出,為解決每月「燒錢」十五億至二十億元,故有必要果斷、快速作決定。他說:「無論工作量減幾多,人工支出都冇咩分別。」然而若大幅「瘦身」會很危險,必須維持靈活,以迎接市場復甦。他強調看重眼前生存同時,亦着眼長遠營運。他坦言即使完成重組,在旅客回升前仍不可能「止血」。

  國泰預告重組方案上,涉及裁員、整合航線等傳聞甚囂塵上,鄧健榮表示,不會回應揣測,但稱疫情下實施大量節流措施後,目前人手嚴重過剩,員工薪酬是最大開支,「無論工作量減幾多,人工支出都冇咩分別。」但他強調,若然公司大幅「瘦身」會很危險,因為有必要維持靈活,迅速迎接市場復甦的需求,故「一定要有個規模喺度」,又稱在疫情困局下,全賴員工的專業精神及盡心盡力工作,才能在客運及貨運上,與外地保持聯繫。

  國泰連月來應對疫情的措施,包括大削航班可運載量(運力)、高層減薪、員工放無薪假、向供應商取減免及推遲付費等,但鄧稱,現時每月仍要「燒錢」十五億至二十億元,長遠下去將無法生存,故要果斷、快速作出決定。

  鄧健榮強調,即使重組後亦不可能為國泰「止血」,「客運佔我哋收入七成半,呢方面冇咗九成,點做都唔可能令現金流由負變正或者零」,而重組其中一個目的,就是支撐至客運需求恢復。他續稱,重組會重視以往較少着眼的短期營運,「一定要有資格繼續生存,先可以講中長期點做」,同時亦會審視三至五年後的前景。但他重申,會就未來最合適的營運規模和模式,在第四季向董事局提出建議,因審視工作仍在進行,暫未能交代詳情。

  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ATA)最新預計,全球客運需求於二○二四年才回復去年水平,較五月的估算推遲一年,目前國際航班依然停滯。為爭取復元時間,國泰早前獲政府注資二百七十三億元,連同尋求股東供股,共籌得三百九十億元渡難關,鄧健榮未評估可維持多久,僅稱:「如果有幾年時間畀我部署同捱落去,我就唔會咁緊張。」

  事實上,國泰業務自去年中美貿易戰及本港社會事件開始已走下坡,鄧表示,早於去年九月因應客量減少而縮減運力,直至今年初爆發疫情,更令航空業雪上加霜,近期平均每日載客量只得一千五百人次,較正常日均十萬人次而言,形容情況「相當慘」。因應乘客人數銳減,運力亦因而削至個位數,最新公布的八月運力不足百分之八。鄧健榮認為,即使今年餘下日子疫情好轉,也僅得小量乘客,最盡亦只能安排一成運力。

  疫情下航空業步入「新常態」,國泰的重組將着眼提升競爭力、以及提高成本效益兩大方針,鄧健榮表示,國泰有其使命及責任鞏固本港國際航空樞紐地位,並依賴跨境網絡,只要虧損不大航班仍會繼續開。

  鄧健榮指出,面對疫後旅遊市場新常態,將有兩大重組方針,其一是提升服務及競爭力,要為顧客提供優質、充滿競爭的服務,他說:「要乘客喜歡同覺得有價值」;另一方面,國泰亦重視在未來大幅提高成本效益,並說:「如果我哋成本效益做得唔好,亦即係香港唔可以有效同其他競爭對手去爭。」他表示,不會參考其他航空公司的重組計畫,因為各地政策、人才及供應鏈均有別,會度身訂造一套計畫。

  現時航班「有機無人搭」,八月乘客運載率跌至不足兩成的新低,回本無期,鄧健榮就指,國泰為保持現金減少航班同時,亦要有經濟考慮,而現時只會審視邊際成本的加幅,「如果唔需要蝕好多錢,都可能會開航班」,又稱由於香港沒有自己的航線,很需要與外地建立航空網絡。

  國泰旗下三大客運航空品牌中,國泰航空及國泰港龍放棄申請第二輪「保就業」計畫,涉及在港全職員工逾二萬人;至於經營廉航的香港快運則有申請,員工逾一千人。對於是否意味重組後循廉航路線發展,他未有透露詳情,僅指旗下多家附屬公司所受疫情影響有所不同,考慮過多個因素後,才作出此決定。

鄧健榮又指出,國泰有其使命及責任,鞏固香港的國際航空樞紐地位,料重組後可藉航空業復元,令旗下航空公司在新常態下繼續以香港為基地,逐步拓展商務及旅遊業務,同時把握大灣區機遇,長遠對此充滿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