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蔭權經歷兩次的刑事審訊,上訴庭的翻案被拒,以及十四日在終審法院的終極上訴,所付出四次的律師團隊費用,連同被下令負擔原審時控方的一百萬元訟費,至今合共高達三千五百萬元。縱使曾蔭權夫婦的銀行戶口曾儲有近五千萬元的存款,但因是次官非,曾蔭權已耗了逾半的積蓄。假若,曾蔭權終極上訴獲得最後勝訴,他不但毋須支付控方的訟費,或可以討回其訟費。
終極勝訴可討回訟費
前年一月三日在高院首度審訊時,曾蔭權聘請「外援」英國御用大律師Clare Montgomery出戰,當時Montgomery以「友情價」六百萬元包打,連同資深大律師鄧學勤,資深大律師陳政龍及律師行成員總額費用近一千三百萬元,由於原審的陪審員未能就「行政長官接受利益」罪名達成裁決,故陳官應控方要求下令案件重審,由於Montogmery在英國有另宗民事案件要處理,陳官不肯遷就辯方檔期,故案件於同年九月二十六作重審,並改由「本地薑」資深大律師余承章擔任主帥,至於原有的資深大律師陳政龍及金杜律師事務所繼續為律師團隊成員,而今次重審的律師費用亦高達一千萬港元。
最終兩次審訊的陪審團均未能就「行政長官收受利益」罪達成有效裁決。再加上,曾蔭權就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的上訴律師費約四百萬元,十四日向終院提出的終極上訴的五百萬元的律師費用,連同要負擔控方在原審時的一百萬元訟費,即合共花去的大狀律師等訟費為三千五百萬元。
曾蔭權為了這場硬仗,早於四、五年前吸納英港兩地「頂級大狀」代辯,至於控方團隊,則以英國御用大律師David Perry作統帥,以及有香港資深大律師郭棟明及黃佩琪出戰,另有兩名律政司高級助理刑事檢控專員助陣,原審的控方訟費亦高達一千五百萬元。原審法官陳慶偉曾批評曾蔭權出爾反爾,聲稱會配合廉署的調查,事實卻不合作,要令廉署花上大量人力物力,用了三年半時間才完成調查,故陳官下令曾蔭權要支付控方三分一、即五百萬元訟費。曾蔭權就訟費令提出上訴,獲減至一百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