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康生(左)和亞儂弘尚希(右)在《日子》中的激情床戲。 網上圖片
■李康生(左)和亞儂弘尚希(右)在《日子》中的激情床戲。 網上圖片

蔡明亮的新電影《日子》風光勇奪本屆柏林影展泰迪熊評審團獎,又在本屆台北電影獎入圍劇情長片、導演和男主角3大獎,其中的男男床戲是被外媒欣賞的重點。

據中國時報報道, 在《日子》中, 有李康生和老撾素人演員亞儂弘尚希( A n o n gHoungheuangsy)約15分鐘的男男全裸激情床戲,尺度大膽。蔡明亮表示,柏林影展期間,外國媒體很喜歡這段,「他們評論明明是性交易,卻有完全不同的感覺,突然間覺得被安慰了,覺得人體很美,兩人的肢體動作也很美」。

蔡明亮說,《日子》既是劇情片,也是紀錄片,談的是兩個陌生男子的偶然邂逅,紀錄的則是這四年來,蔡明亮陪李康生一起走過的病痛與低潮。蔡明亮試圖模糊劇情片和紀錄片之間的界限,被問《日子》是否就是他自己的真實生活縮影?他說:「百分之九十九吧!加上一點點設計。」

談到《日子》拍攝的緣由,蔡明亮表示,四年前李康生生病,他們也剛搬到新店的山上住,「我那時就在想,是不是可以先拍下小康生病的影像,那是演不出來的、很珍貴的,我就這樣慢慢儲存這些生活中的影像」。蔡明亮三年前在泰國曼谷的某個美食街偶遇亞儂弘尚希,亞儂是在泰國討生活的老撾人,這讓同樣離鄉背井的蔡明亮特別有感,「我主動跟他要了電話,回台灣後用視訊跟他交往,他給我看他在宿舍煮家鄉菜,是那麼好看,動作那麼熟練自然,我就覺得要去拍他」,於是蔡明亮決定將紀錄李康生和亞儂的影像,發展成《日子》裏的故事。

蔡明亮風光得獎紀錄一籮筐,卻自剖日子常常是空白的,他說自己沒有辦法「假裝投入一件事情」,「我有時候很空洞,沒有東西要拍,空洞也是生活中的一部分,要我拍東西,一定要是會打動我的」,他說:「像小康和亞儂,我要愛他們,要有感覺的,我才會拍他們。」被問現在拍片團隊除了有李康生,還加入小鮮肉亞儂,是不是感覺更圓滿了?蔡明亮笑說:「我現在反而很頭痛,要構思怎麼把他們放到未來的作品中。」

儘管已是國際名導,蔡明亮覺得入圍台北電影獎有著特殊的意義,「我的作品風格一直在改變,透過北影,可以看到我從以前到現在整個創作過程完整被呈現出來,可以知道台灣其實沒有放棄我這樣很自由的創作概念,不管市場風向,他們(北影)還是關注到我在創作自由上的思考,我感覺蠻窩心的。」

李康生繼《郊遊》擒下北影最佳男主角獎後,再度憑藉《日子》問鼎影帝寶座,他在片中真實呈現生病時求醫接受艾草針灸療程,還要拖著病體在香港街頭穿梭行走好幾個地鐵站。他如今已恢復健康,也恢復昔日冷面笑匠的功力,「我不喜歡生病頹廢的樣子被拍下來,所以拍攝的時候會「反表演」,強裝沒生病,畢竟我也是偶像,會有偶包。」至於是否滿意自己在片中的表現?他說:「柏林影展的時候,導演說我演得很好,會拿影帝,結果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