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周二晚在賓夕凡尼亞州伊利國際機場造勢。
特朗普周二晚在賓夕凡尼亞州伊利國際機場造勢。

  (星島日報報道)美國總統特朗普緊咬對手拜登家族與中國商業往來之際,《紐約時報》周二報道,稅務記錄顯示特朗普為了在中國經商,以公司名義(「特朗普國際酒店管理公司」)持有一個中資銀行戶口。在二〇一三年至二〇一五年,該戶口竟在中國繳稅十八萬八千五百六十一美元(約一百四十六萬港元)。據特朗普集團律師稱,這個戶口是用來繳納中國稅金。特朗普在選戰中強調自己對北京強硬,《紐時》的報道削弱了這個說法的可信性。

  特朗普近期頻以右翼《紐約郵報》報道拜登兒子亨特與中國企業關係匪淺,質疑拜登對中國的立場。參議院多名共和黨籍議員也曾在九月發表報告,指亨特與一名中國商人「開銀行帳戶」。但《紐時》周二揭露,特朗普在經商期間,也曾和中國往來。該報分析特朗普稅務記錄,發現他在中國、英國、愛爾蘭三國擁有銀行帳戶。由於這些外國帳戶以公司名義持有,並沒有列入特朗普的個人財產的申報資料中。

  美國國稅局(IRS)要求申報人披露收入中源自其他國家的部分,但稅務記錄並不包括有多少資金流經這些海外帳戶的細節。特朗普在英國和愛爾蘭的帳戶由他經營高爾夫球場的公司持有,定期報告顯示他從這些國家獲得數百萬美元的收入。上述中資銀行帳戶是由「特朗普國際酒店管理公司」控制,該公司報告來自中國的收入只有幾千美元。記錄顯示二〇一三年至二〇一五年,特朗普在中國尋求發展商標授權生意時,這個帳戶在中國繳稅十八萬八千五百六十一美元。

  《紐時》又指特朗普的稅務記錄顯示,他在中國五家小型公司投資至少十九萬二千美元(一百四十八萬五千多港元),以方便在中國參與投資項目,而這些公司自二〇一〇年以來申報的生意開支至少為九萬七千四百美元,包括一些小額稅務開支及會計費用,最近可追溯至二〇一八年。

  特朗普集團律師加藤(Alan Garten)回應《紐時》查詢表示,特朗普國際酒店管理公司在中國設立辦事處「探索亞洲酒店業商機」後,在一家於美國設有辦事處的中資銀行開戶,以便繳納中國稅金。加藤說,「探索亞洲酒店業商機」未促成任何具體交易、買賣或其他商業活動,自二〇一五年起,特朗普國際酒店管理公司中國辦事處便停止運作,雖然保留銀行帳戶,但從未作其他用途。

  加藤未公布特朗普是在哪家中資銀行開戶。截至去年止,中國最大國有銀行中國工商銀行在紐約曼克頓特朗普大樓租用三層樓,外界質疑特朗普未迴避利益衝突。《紐時》上月二十七日曾根據這批稅務紀錄報道,特朗普過去十五年間,有十年完全沒有繳納入息稅,在二〇一六年至二〇一七年間,特朗普本人只向美國政府繳納了七百五十美元稅款(五千八百餘港元)。

  特朗普長期在中國發展商標授權生意,早在二〇〇六年就在香港與中國內地申請註冊商標。他二〇〇八年在廣州推動辦公大樓項目,但未取得進展;二〇一二年上海辦事處成立後加大力度推進。二〇一七年一月特朗普就任總統後,特朗普多項商標申請案獲中國政府批准;其長女伊萬卡在中國註冊多項商標也過關。

  特朗普近日批評拜登對中國態度軟弱,並針對拜登家族在中國的生意,指拜登向中國「賣掉我們的國家」。美國總統大選再過不到兩周就是投票日,從特朗普發動美中貿易戰、要求追溯新冠肺炎源頭到近期形容拜登是北京「傀儡」,中國一直是選戰重要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