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職於德國一家精品投行的德國人阿爾伯特,他的職業生涯被「英國脫歐」狠狠地撞出既有軌跡。
阿爾伯特對第一財經記者透露,他所在的投行在觀望脫歐進程一陣後,最終取消了擴大英國辦公室業務的計劃,將此前允諾的職位全部定在了德國國內,畢竟脫歐風險對於金融業而言是巨大的,而德國企業的行事風格又趨向謹慎穩健。
阿爾伯特所說現象並非個案。如果說在2016年英國投出「脫歐」票後,不少金融企業還在權衡是否搬出倫敦金融城的話,在2019年,這樣的舉動就已經成為一種趨勢,倫敦金融城或而正在被慢慢「掏空」。
根據英國智庫新金融( New Financial)最新發布報告顯示,銀行和金融機構動身搬往歐盟的規模已超出預料:在最新統計中,從英國向歐盟轉移資金、資產和人員的金融公司有275家,轉移總價值高達1.06萬億英鎊。
令歐洲金融從業人員感到尤其擔憂的一個問題是,無人知道英國脫歐的走向。國際純資產管理公司荷寶投資管理首席經濟學家可耐利森表示,面對著3月29日脫歐期限,「目前尚不清楚英國脫歐這場大戲將如何落幕」。
「之所以跳槽到這家投行,當時就是看上了能夠去倫敦工作的允諾。」阿爾伯特吐露了他的煩惱,考慮到子女教育等多方面問題,他原本希望能夠舉家遷往教育資源更為優質的倫敦,並迎接職業生涯的新階段,然而一切都因英國脫歐而消散了。
一個很現實的問題是,未來歐盟護照持有者怎麼頻繁地在英德兩國間穿梭?阿爾伯特表示,目前這方面尚無定論。
目前,從僱傭人員來源來說,倫敦金融城可謂英國最具全球化特徵的行業。英國統計局數據(ONS)顯示,外籍人士在該行業中佔比41%,幾乎是外籍職工佔英國經濟整體比例(14%)的三倍。
而新金融智庫的報告顯示,作為應對脫歐的反應之一,有5000名員工將搬離英國並在歐盟國家就業,這一數字還在不斷增加中。
「隨英國脫歐接踵而至的不確定性開始阻礙英國經濟。」可耐利森表示,「不過任何情形下,只要能夠避免硬脫歐,英國經濟還是能夠表現出自己的韌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