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燕文編譯

哈佛大學被控招生歧視亞裔案的審理16日進入第二天。哈佛招生辦主任作證時表示,教師及輔導員較弱的推薦信,是亞裔申請人作為一個族群在大學錄取程序中個人評分比白人分數低的原因之一,而個人評分正是這宗歧視訴訟的重點。控方指哈佛歧視亞裔申請人,給他們的個人評分打低分,導致不少成績優異的亞裔被拒哈佛大門之外。
《華爾街日報》報道,哈佛招生辦主任費茲西蒙斯(William Fitzsimmons)當天在法庭作證時發表上述言論。這個個人評分做法一直是此案原告強調的重點。將哈佛告上法庭的「學生為公平錄取」(SFFA)指稱,哈佛的招生程序蓄意歧視亞裔申請人,雖然哈佛自己的數據顯示,亞裔申請人作為一個族群,在學習成績及課外活動方面的分數比白人申請人高,但在個人評分方面卻較低。訴訟迫使哈佛解釋個人評分的種族差距問題。但哈佛堅稱,他們在個人評分時並沒有考慮種族。
費茲西蒙斯自1986年以來一直擔任哈佛的招生辦主任。他在法庭上表示,亞裔申請人的個人評分較低,並非是因為他們的個人品質吸引力不如白人。他說,其中一個原因是,教師及輔導員給白人申請人的推薦信較強有力。
但他說,他不知道亞裔申請人的推薦信是否比非裔或西語裔申請人的弱。訴訟的原告稱,亞裔申請人的個人評分低於任何族群。哈佛在15日開庭陳詞時出示的圖表顯示,教師的推薦信及校友談話的評分在錄取決定中所起的作用大於族裔。
據哈佛說,個人評分以教師的推薦信、校友的面談及學生寫的短文為根據,以此考慮申請人能否對學校社區做貢獻。哈佛的錄取程序要求招生人員尋找顯示與眾不同的激情、仁慈、成熟或堅強個性的申請人。哈佛一直強調,每一位申請人均獲得獨立審查,涉及種族或族裔的模式並非是任何較廣泛歧視行為的結果。
教育部人權辦公室1990年的一份調查報告,也指出哈佛在對白人及亞裔申請人的個人評分上存在差距,但並不構成歧視,不過也警告說,哈佛招生人員的評論中有反應出刻板的種族模式。報告指,哈佛招生工作人員對學生申請人的評估「相當經常」稱亞裔申請人害羞、熱衷科學及數學、刻苦。
但哈佛的律師辯稱,這個幾十年前的評論只反應一小部分招生評估。費茲西蒙斯16日作證時表示, 「我們厭惡刻板模式的評論。那不是我們現在程序的其中一部分。」費茲西蒙斯說,每個招生人員一直警惕,要確保種族及族裔是以適當的方式使用。但原告指稱,在獲得哈佛錄取的約半數非裔及1/3西語裔學生中,族裔是決定性因素。他們指出,哈佛自己的報告顯示,如果不考慮族裔,獲得錄取的非裔將從14%降低至6%,西語裔則從14%降低至9%,費茲西蒙斯承認,族裔在那些申請人是否獲得錄取時會有不同結果,但哈佛從來沒有在錄取程序中不考慮其他因素而單獨使用族裔這一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