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燕文編譯

哈佛被指招生歧視亞裔申請人的訴訟,與過往對平權法案的挑戰不同。今次挑戰的是單一少數族裔——亞裔受到不公對待,而白人及其他少數族裔則受惠。哈佛歧視少數族裔,據稱可追溯至上世紀。
《紐約時報》估計,法庭可能就這個問題作出涉及範圍廣泛的裁決,並就這個問題立法,但也有可能做出只影響哈佛的涉及範圍狹窄的裁決。不過,法律專家認為,這宗訴訟至少將其中一家世界頂級大學有時神秘的招生做法暴露於光天化日之下。
以下是這宗訴訟的一些基本事實,及可能受影響的方面:這宗訴訟指哈佛招生通過給個人評分打低分的做法歧視亞裔申請人,但哈佛斷然否認。這宗訴訟被廣泛視為是有關平權行動前景的法律戰。由於族裔在招生錄取中所起的作用,在從大學到精英中小學及高中的每一個層面均有爭議,這些學校現正密切注視著總訴訟的裁定。據專家預期,這宗訴訟最終將由最高法院審理。如果屬實,那將可能令招生程序面目全非。此案的控方是由被哈佛拒絕錄取的亞裔學生所組成的非牟利組織「學生為公平錄取」(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縮寫為SFFA)。
辯方是哈佛,但其他精英大學,包括常春藤盟校的其他大學,一直表態站在哈佛一邊,並發表聯合聲明,表示做出對哈佛不利的裁決,則將傷害整個高教系統的多元化努力。
SFFA對哈佛提出的訴訟是經過幾十年的醞釀才於2014年首次提出。指哈佛是否在錄取亞裔學生有配額的爭議可追溯至1980年代。教育部1988年就曾調查這個問題,但最終認為哈佛沒有犯錯。哈佛的律師李威廉15日在法庭上就提及這一點。
目前訴訟的原告SFFA曾試圖將哈佛據稱的招生歧視與1920年代招生限制猶太人聯繫起來。但主審法官伯勒斯對哈佛歧視猶太裔的歷史是否與現時的訴訟有關表示懷疑,不過她還是同意,允許在這個問題上進行有限度的作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