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士頓科普利廣場14日聚集大批示威者,他們抗議哈佛招生歧視亞裔。彭博社
波士頓科普利廣場14日聚集大批示威者,他們抗議哈佛招生歧視亞裔。彭博社
一名男子在臉上貼滿標語表達訴求。路透社
一名男子在臉上貼滿標語表達訴求。路透社
示威者呼籲哈佛取消亞裔配額。彭博社
示威者呼籲哈佛取消亞裔配額。彭博社
部分哈佛的支持者身穿藍襯衣集會。彭博社
部分哈佛的支持者身穿藍襯衣集會。彭博社
「學生為公平錄取」組織的創辦人接受採訪。路透社
「學生為公平錄取」組織的創辦人接受採訪。路透社
哈佛歧視風波事件簿
哈佛歧視風波事件簿

鄧燕文編譯

指哈佛大學招生歧視亞裔美國人的訴訟15日在波士頓聯邦地區法庭開庭審理。由於裁決結果將對美國精英大學的招生程序有不容忽視的巨大影響,同時也關係到眾多莘莘學子入讀大學的前景,這宗訴訟受到廣泛關注。

綜合美聯社及《華盛頓郵報》報道,審訊開始時,訴訟的控辯雙方各自進行了為時一小時的開庭陳詞,陳述他們的觀點及理據。
代表亞裔學生申請人的非牟利組織「學生為公平錄取」(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縮寫為SFFA)的代表律師摩爾塔拉(Adam K. Mortara)多次提出數據,稱分析顯示哈佛在主觀性極強的個人品質的評分中給亞裔學生打出比其他族裔低的評分,其中包括領導才能、熱情、勇氣及受歡迎程度等性格特徵。
SFFA的訴訟指稱,申請入讀哈佛的亞裔學生的學術成績比任何其他族裔都要好,但錄取率卻是最低。SFFA的律師在庭上出示一份他們稱是哈佛給申請學生個人評分的唯一簡單指引文件,顯示給「傑出」的評分為1,「存疑的個人特徵」為5。律師摩爾塔拉指出,這些主觀的評分一直受到偏見的影響。他指哈佛這種做法侵犯了亞裔學生的人權。他指出,這些評分對於申請人是否被錄取經常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他指出,哈佛已經及繼續蓄意歧視亞裔。他還指稱,哈佛在2013年的內部文件中已經知道這個問題,但卻沒有採取任何措施加以糾正。
但哈佛的律師團隊在其開庭陳詞中反駁任何歧視的說法,稱族裔只是招生程序中考慮的因素之一,而且只會有助學生獲得錄取。哈佛律師在陳詞中,將這宗訴訟描繪為對哈佛及為學生多元化而將族裔作為錄取考慮因素的其他大學的攻擊。哈佛首席律師及哈佛理事會理事李威廉(William Lee,音譯)反駁指哈佛歧視亞裔學生或其他族裔的說法,稱哈佛的大門對所有背景及收入的學生敞開。
李威廉表示,族裔只是對申請人有利的多個因素之一,不會比申請人所在的地域或家庭收入重要。他指出:「族裔從來不是學生獲得錄取的原因。也從來不是學生被拒的原因。」李威廉還極力淡化任何單一一個評分的影響力,指最終的錄取決定由一個40人組成的委員會作出。該委員會花多個星期認真審查及討論申請人的情況。
由於這宗案件廣受關注,法庭早已擠得滿滿,很多旁聽民眾要在法庭其他房間觀看現場轉播。部分哈佛的支持者身穿藍色襯衣,上面應有「捍衛多元化」的字。而在一天前,來自雙方的支持者在波士頓地區舉行針鋒相對的集會,氣氛相當緊張。大約4年前,當時總部設在維珍尼亞州阿靈頓的SFFA將哈佛告上法庭。該組織認為,大學在選擇學生時不應考慮學生的族裔。自此哈佛及其他多間精英大學因他們在錄取決定時考慮族裔因素而受到嚴格審查。這個話題再次引起聯邦當局的興趣。
SFFA律師摩爾塔拉還表示,他們這宗訴訟並非是攻擊平權行動(affirmative action),只是哈佛在考慮族裔這個問題上走得太遠。
他表示,「多元化及其好處不在這裏受審,SFFA支持校園多元化。」據預期,這宗訴訟的審訊將持續3周。這宗訴訟由聯邦地區法庭法官伯勒斯(Allison D. Burroughs)主審,審訊不設陪審團。但外界預期伯勒斯可能不會就訴訟做出裁決,案件最終要交由聯邦最高法院裁決。
特朗普政府也介入此次大學招生的辯論。司法部現正就據稱的招生歧視亞裔學生對哈佛展開調查,並表態支持亞裔組織的這起訴訟。此外,司法部及教育部還在9月份宣布,耶魯大學也是類似調查的目標。教育界,包括多家大學現正密切注視此案。如果哈佛輸掉官司,其他大學的招生政策也將不可避免受到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