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 子)

  香港人講究飲食,已去到「婦孺皆精」的超高水平。但是世上仍充滿難食之物,不可思議,有可怕的 壞力量。我們一定要提高警覺,勿因為好奇心,或心太軟,而不幸中伏。

  當今世上最難食之物,排第一位,應是日本的「茄汁炒菜心」。屬中華料理系,初現於日本電視的下午婦女烹飪節目。只聽名堂,已令人打冷震。

  我們中國人都知道,飲食要創新。像燕窩、蛇羹等,俱是前人未嘗之美味。但是論食材配搭,要寒熱互濟,陰陽調和,更是一門高深學問。

  但是茄汁?菜心?憑甚麼走在一起?有點像「臭豆腐鮑魚」或「鹹魚頭大閘蟹」等,為創新而創新,有惡搞之嫌。

  可是那位日本師奶,示範時一本正經,出力認真。無奈,即使她傾家蕩產,仆心仆命的炒這味菜,結果仍是一場災難。因為一開始,配搭已錯了。

  論難吃度,世上第二位:「黑人煮雲吞麵」。事發地點,在倫敦希斯路機場,國泰航空的貴賓候機室。這碗麵伏味甚濃。因為驟眼看,全無不妥。又由於在香港,吃雲吞麵太普遍了,根本沒想過會出事。但是由身高六呎、高大威猛的非裔朋友來煮?於是你會衰「好奇」。

  朋友煮好麵,高高興興接過來,一吃,即出事:湯太淡,麵太糊,沒韭黃。雲吞經不起輕輕一碰,既魂飛魄散,七零八落,令你有想哭的感覺。所謂「人離鄉賤」,大概是這個意思。

  要是你仍不省悟,忘記追求美食的初心,誤將食飯當行善,於是會衰第三樣:「食自己」。

  年輕朋友開食店,為表支持光顧。先來一碗餐蛋丁麵,似模似樣,但食落,有種奇異的親切感:咁似自己在家中煮 ?既然水平一致,何必還出來吃?但要是仍堅持光顧小店,你會遇上第四種:新裝修,新作風,一切晶光閃亮,令人歡喜。又試從「餐蛋丁」開始,今次連麵餅也未煮開,即加上預先煎好的餐肉蛋,魂魄與肉身徹底分離。由於發生在香港,有「無淚之痛」,怨得誰?默默將麵吃完,發下毒誓:從此改在家中煮。